求醫150次 痛到抑鬱 Cafe侍應捱到殘索償

        飲食業服務員過勞捱出病,搞到打官司。三十六歲的郭家祺在麵包咖啡店任職,工作過度繁重,聲稱因患上多種痛症,繼而出現抑鬱徵狀,先後到醫院求診逾一百五十次。她早前入稟高院,向僱主Panash Limited索償。她向本報哭訴:「我寧願唔要錢,想要番健康……」她稱控告僱主,只想取回公道。記者:黃顯晴

        郭家褀接受本報記者訪問當天,以枴杖助行。約五年半前,她轉職Panash Bakery & Cafe當侍應,眼見公司人手流失率高,她上班的分店廚房缺人,便由甜品部員工頂替,樓面則轉做甜品及洗碗。人手不足,其工作範圍大而繁重,「理念係兩隻手要用盡佢。」她又稱,遭店長針對而承受壓力:「發夢見到有客叫我,我直情半夢半醒知自己遞埋隻手話嚟嚟嚟!」問及她曾否向管理層投訴,她稱投訴都無用。

稱人手不足多重職責

  一四年尾,她左手不妥,手指麻痹。翌年四月,她手痛入院求診,發現患上網球肘,因長期勞損,出現頸椎移位、坐骨神經痛、筋膜炎、腰和腿生骨刺等,又患上無法根治的纖維肌痛症。由一五年四月至今,她往醫院求診逾一百五十次。現時她的手乏力,走路須用枴杖,無法拿重物,甚至連擠牙膏、扭毛巾都不能,喪失工作能力。

  她說:「試過喺街痛到行唔到,有十個途人來問我有冇事,有位小姐仲喺街同我祈禱,問需唔需要買止痛藥畀我!」病痛影響其精神狀態,她時常發噩夢,被轉介精神科及心理治療,發現她慢慢出現適應障礙、抑鬱及創傷後遺症等徵狀。

店長拒作評論

  現時她依賴社署每月幾千元的濟助,未能應付醫藥費,生活捉襟見肘。她坦言:「好多嘢擔心,憂慮未來。」形容瀕臨崩潰狀態,選擇訴諸法律,只想「攞番公道」,不是為錢。本報致電涉事店舖,店員回應:「唔方便答任何嘢。」記者找到店長,對方稱:「咁私人嘅事,我諗我唔方便同你講!」隨即掛斷電話。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