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報虐兒機制有漏洞 幼園倡社工駐校

  五歲女童陳瑞臨(臨臨)疑遭虐死引來全城關注,幼教界作為發現問題的前線,卻直指處理個案十分困難。有幼稚園校長哭訴虐兒個案只是問題表象,學校須深入了解學生家庭環境,才可助學生脫困,惟目前學校人手有限,無法持續跟進多個個案;亦有校長促政府助幼稚園聘用社工,舉辦更多活動預防虐兒問題。



  上月初五歲女童臨臨疑遭生父及繼母長期虐待致死,全城嘩然,但問題僅冰山一角。社署資料顯示,一六年接獲八百九十二宗虐兒個案,去年首九個月則為七百零四宗。幼教界紛指現有制度下,保護兒童力度並不足夠。

  荃威幼稚園校長張如卉形容,政府對於學校處理虐兒個案的支援弱,「家庭問題好複雜,不是有個指引或者通報機制就幫得了。」該校曾經出現懷疑虐兒個案,一女童身上出現兩處瘀傷,她翌日即到訪女童位於工廠板間房的家,惟已人去樓空,「及後才收到家長通知,女孩不再來上學了,我們想幫都幫不到。」

  該校已自費聘請社工協助跟進個案,張如卉說,問題須先由老師和校長發現,再邀請家長和社工共同商討,惟人手仍然不足,她自己仍要經常出入明愛的服務中心,協助學生家庭解決問題,「如果校長無時間,就解決不到問題。」

  她哭訴虐兒只是家庭問題的一個小部份和表象,若無法解決家庭不睦、貧窮、生活壓力大等深層問題,虐兒個案仍無法遏止,「政府要有部門統籌已通報的個案,然後評估問題,再聯繫社區,讓家庭融入並變好,否則日後都只是浪費資源。」她續說,學校雖是最先接觸和照顧到家庭的機構,惟能力有限,需要更全面的支援。

  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主席曾甘秀雲同意,政府宜設地區辦事處,向教育界提供「一條龍」式協助,統籌專員在發現個案後,可以更有效率地處理問題。

社總倡兩校一社工

  對於如何處理好個案,香港非牟利幼稚園聯會主席兼愛群道浸信會呂郭碧鳳幼稚園校長盧愛蘭建議政府為幼稚園設社工。她說,社工看到學童受傷後,可即時判斷應否報警,轉介或者如何聯絡政府部門進行恰當程序,「校長和老師都會知應該怎樣做,但未必夠社工全面。」

  社總總幹事許麗明坦言,幼稚園應有駐校社工,「至少一個社工對兩所學校。」她坦言,社工所受訓練,集中在了解學童情緒、家庭背景,然後為他們提供不同類型輔導工作,在處理學童受虐個案方面,社工明顯會更懂得如何處理。

  針對虐兒個案處理情況,教育局表示已聯同相關部門為幼稚園及學校舉辦簡介會,為教育界同工提供更具體和清晰的指引;正著手研究修訂幼稚園學生缺課的通報機制,計劃將需要通報缺課的時間縮短至七天,並制訂定相關程序指引,協助幼稚園跟進懷疑個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