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拆解 姚松炎 司馬文兩大敗因 空降欠選舉工程 政治議題退潮

        立法會補選四個原屬泛民陣營的議席,但泛民昨天只取回兩席,出戰九龍西的姚松炎及建測界的司馬文雙雙落敗,姚松炎更在多個泛民票倉遭建制派反勝,泛民昨日就選舉失利向選民鞠躬道歉。有學者指,姚松炎及司馬文落敗,有兩大「死因」,一是兩人「空降」參選,集中網上拉票,輕視選舉工程;二是政治議題退潮,兩人仍只談政治,疏忽民生界別的需要。

        四個補選議席中,直選九龍西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均為建制與泛民的「單對單」對決,結果兩者均由建制派候選人獲勝。九龍西的民主派姚松炎以二千四百多票之差,敗於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手下。泛民就選舉失利向選民鞠躬道歉,姚松炎表示要為落選負全責,承認選舉中忽視了落區及基本民生工作。

  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分析,姚松炎從未有地區直選經驗,忽略「空降」的弱點,只沉迷網絡動員,只講民主理念,但政治議題退潮,無法說服基層市民投票給他。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同意有關講法,姚松炎的地區事務經驗不足,損失大量選票的票站,多為老年人及新移民等公屋居民,他們看重候選人對民生的貢獻,如啟晴邨,過去爆出鉛水風波,當時建制派便大力投放資源協助居民,很大程度上獲得地區支持;鄭泳舜亦任深水埗區議員達十一年,具豐富地區服務經驗。

姚失基層票 欠泛民站台

  蔡子強續指,姚松炎的動員策略不及建制派團結,比如他沒有拜託馮檢基站台,結果未能令民協支持者過票。至於激進泛民及本土派,如前九龍西議員游蕙禎,補選當日亦未有撐場。蔡推測,姚松炎未有主動找人站台,自食其果。

被指找敗選「代罪羔羊」

  對於被質疑未有全力為姚松炎拉票,馮檢基在facebook撰文:「姚松炎在深水埗每一區都比一六年譚國僑拿的票多。」質疑有人「搵代罪羔羊」。

  至於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制派謝偉銓獲得二千九百二十九票,以五百八十多票之差擊敗司馬文。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表示,司馬文曾為建測界選委會票王,但選委會選民看重候選人的政治立場,到立會選民較關心人是否能維護界別利益,不只談政治議題。成名表示,建測界較多專業人士,且多與地產商關係密切,他們或憂司馬文當選後以「官商勾結」作為口號,不利界別利益。

司馬文不利界別利益

  另外,馬嶽指司馬文沒有界別的專業資格,相反其對手謝偉銓,除了是界別前議員,亦是專業測量師資格,今次獲一六年換屆時的對手林雲峯及名建築師嚴迅奇支持,得到建築界過票。司馬文被揭村屋住所涉霸官地僭建醜聞,亦對其選情不利。相關新聞刊P2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