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選首告捷攻下九西 建制續握分組否決權

  二○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泛民一度成為地區直選大贏家,但隨着五名泛民議員被取消資格,泛民再次處於劣勢。今次地區補選三席議席中,泛民只取回兩席,讓建制派保持立會分組點票的否決權。

  立法會補選完結,泛民陣營的區諾軒及范國威分別取得港島區及新界東的議席;但早前被DQ的前建測規園界議員姚松炎大熱倒灶,被首次參選立法會選舉的民建聯新星鄭泳舜,以二千四百票之差擊退,令鄭泳舜成為回歸以來,首位建制派代表在補選中「單挑」並擊敗泛民代表。

  反觀一六年換屆選舉時,泛民在直選取得十九個議席,比建制派多三席。而根據議事規則,議員議案須在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分別獲過半數支持,才能通過。但隨着五名泛民議員被褫奪議席,令泛民直選議席由十九個減至十四個,少於建制派的十六個,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

  今次地區補選中,泛民奪回兩席,建制派拿下一席,令泛民及建制派比例變成十六比十七,建制派成功保住分組點票否決權。而原先屬於劉小麗及梁國雄的議席,因司法程序未完結而暫未補選,相信形勢會持續一段時間。

泛民對抗手段受限

  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認為,立法會勢力版圖經此一役,泛民未能取回分組點票優勢,料政府不會放過大好機會推動敏感政策,其中一地兩檢及國歌法可謂勢在必行,加上修改議事規則後,泛民可採取的手段十分有限。

  成名續指,過去有民調顯示,市民對議員拉布的反感度頗高,因此社會上未必對修改議事規則存在太大反對聲音。同時這次補選亦顯示大部份選民保守性高,較偏向務實主義。他認為泛民議員假若採取更強硬或激進的手段,只會引來選民更大厭惡,更可能會影響二○二○年下屆立法會選舉的結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