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工程師難湊夠 闖大灣區「得啖笑」

  內地擬容許港資企業獨自承接內地建築項目,惟本港工程界大呻「北伐」仍是不可能的任務。有結構工程師慨歎,本港業界只有不足百人通過內地結構工程師考核,符合內地開公司資格,當中三分二人都是公務員和私人企業高級管理層,根本不會離職北上,即使「齊人」闖關,內地仍設多層審批,打回頭機會甚高。有業界指出,在大灣區做生意實在「得啖笑」。

  資深結構工程師陳先生(化名)稱,港人要接內地工程生意,必須在內地註冊開公司,惟註冊條件甚為苛刻,根本難以達成,「香港在內地有牌的結構工程公司一家都無。」他稱,港工程師先要與內地進行資格互認,其後還要參加內地的註冊執業法規測試,確認「成績合格」,「考牌試約三年前開過兩次,過關的工程師不過一百人,合格率好低。」

  陳先生直指這一百人中三分二都是公務員和私企高層,根本不會再放棄現職,硬闖內地市場,加上內地目前要求有兩名合資格工程師擔當公司老闆,才會向公司發牌,港人揮軍北上難度甚高。

  他得悉,行內也有人認定內地市場龐大,找齊合資格人士,組軍北上,不過原來還要通過市政府、省政府以及北京政府三關,審批手續繁複,終放棄嘗試。他慨歎:「現在說在大灣區做生意,真是『得啖笑』,一帶一路機遇更加是得個『講』字。」

內地多層審批

  工程界在內地目前只能做「無牌」競爭,向內地持牌公司「借牌」經營。陳先生表示,每次「借牌」,港公司均要向內地公司付出生意收益三分一,競爭力甚弱,「內地公司向客人九折收費,仍然比我們收七折便宜。」

  除了收費較高昂外,陳先生表示,「借牌」還要面對「拒簽」危機。他稱,較保守的內地工程師,對於港人設計未必全然認同,不肯為工程項目簽署,「有時業主想叫香港公司加快速度都難,所以港人都明白難以與內地公司競爭,個個心灰意冷。」

  工程師學會前會長黃澤恩亦認同本港公司目前在內地發展機會不大,因大型工程不會找港公司承接,小型工程的利潤則十分微薄,「以工程顧問項目為例,若然只是建一幢樓,設計費只有約一百萬元,連長期往返兩地的機票和酒店錢也不夠俾。」

  工程公司經營淡慘,承建商情況亦不遑多讓。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聯會會長陳國雄坦言沙士過後,大批承建商見本港工程有限,大舉回內地發展,「但個個都『撞板』收場,陸續回來(香港)。」他自己十多年前,也曾與行家在上海興建價值近一千萬元的廠房,惟業主最終「走數」,後入稟法庭,最終仍無法追回,「現在叫我回去開公司,我都不敢了。」

  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簽署人協會主席黃永華亦表示,內地工程「走數」屢見不鮮,港人難以追討,加上港人不熟內地建築規格,易被檢控,近十年已經鮮聞中小型承建商北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