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熱門餵迷藥 濠江賽狗走入歷史「造狗」手段大曝光

  一九三一年由上海引入澳門濠江的賽狗博彩活動,經歷八十七年起伏黯然落幕,預計現址地皮將於本月二十一日歸還政府。賽狗可說是港澳居民的集體回憶,當年投注風氣之盛,更造就「外圍狗」大行其道。《東周刊》走訪資深賽狗評述員、狗伕等業界人士,大爆多年賽狗秘聞,其中包括「造狗」方法。

  澳門政府一六年通知逸園賽狗股份有限公司將於兩年內遷出,逸園上月三十日進行最後一場賽事後,再無新賽期安排,預計現址地皮將於本月二十一日歸還政府,曲終人散。

  七十年代已投身狗場出任狗伕的漢哥向《東周刊》指,狗伕日常工作包括照顧狗隻起居飲食,以及協助訓練。他坦言,由於當狗隻贏出,負責打理牠的狗伕亦會有獎金,故早年訓練或打理時均會比較血腥,如訓練時「會用活雞綁在電動桿上畀狗追,還會刻意讓牠們追到,監生咬死隻雞,有血落肚,刺激牠們的獸性跑快些。」若如狗隻打架或不聽指令,狗伕更會大開水喉射向牠們,甚至會用腳重重踢其下體。

  外界最多澳門賽狗傳聞是「造狗」,漢哥表示有關情況確實存在,並指主要是從膳食落手,會用香味濃郁的鴨皮,包住藥物吸引狗隻進食,「想大熱倒灶落迷藥,要爆冷就用興奮劑。」

  八十年代起成為賽狗評述員的鄭岳坤,亦聽聞過不少造假傳聞,「除了在食物落藥,也盛傳有人會餵狗吞魚鈎,亦會在閘箱上淋上肉味特濃的牛肉汁,令狗隻受吸引不願出閘,甚而在目標狗隻的出閘位置放釘子。

  但鄭岳坤認為,賽狗活動沒落,最大原因並非「造狗」,而是在時代轉變下,「對於真正鐘意賭錢的人,入賭場更加快靚正,賽狗要等二十幾分鐘才一場,落注亦不會多,漸漸變成上年紀人細細注的消閒節目。」

  澳門賽狗成為歷史,佔地四萬多平方米的狗場用地快將交還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表示,教育部已向當局提出,希望上址日後能興建四間學校,以解決北區校舍擠逼問題。另有城規會委員建議,建校同時可保留部份狗場建築,以作紀念。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