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豚法醫心酸查找死因 宣揚減廢愛惜海洋生態

  近年不時聽見鯨豚在本港擱淺,單是今年首七個月已有三十宗,超越去年的總和。每當有鯨豚被沖到岸上,「鯨豚擱淺行動組」成員盧芷欣(Mandy)必定率先趕到現場。即使牠們已返魂無術, Mandy總會沉着氣為牠們解剖,皆因要保育鯨豚就先要了解牠們死前遭遇,才明白到人類發展主宰牠們生死。

  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科學主任盧芷欣四年前加入基金轄下的「鯨豚擱淺行動組」,負責跟進香港水域內的鯨豚擱淺個案。Mandy自幼醉心海洋世界,尤愛鯨魚和海豚,小時候已經沉迷看相關的紀錄片,她說,那時候仍未流行出海看中華白海豚,但經常和家人到水族館近距離欣賞。

「牠們(鯨豚)好大隻,有品種可以去到身長三十米,但人類對這種龐大生物認識很少。」Mandy被這股神秘感深深吸引,中三到英國讀書後,便在當地的威爾斯大學攻讀海洋生物學,研究範疇也是鯨豚物種。

曾任海洋公園海豚訓練員

  Mandy一○年回流香港參與海洋公園的鯨豚研究項目,半年後轉職園內的海豚表演訓練員,直至四年前加入行動組至今。她說:「做訓練員可以親身接觸海豚,好開心,但這份快樂是個人的;加入行動組得到的資料有機會影響政府保育政策,長遠幫到更多海豚,這個喜悅更大。」

  Mandy口中的資料其實就是解剖鯨豚所得的資訊,她解釋,鯨魚和海豚在大海生活,難以在牠們在生時追蹤研究,很多時要靠解剖其屍體去了解牠們習性,即使本港大部分鯨豚擱淺個案都屬屍體發現,Mandy即使心情沉重,都要帶回海洋公園的「劏房」檢驗。

  曾解剖愈百條鯨豚的她指,很多時雖難以直接斷定其死因,但往往能揭示牠們死前悲慘經歷,大歎人類不愛惜海洋生態,慘要鯨豚「埋單」。難忘今年母親節收到市民報告,在大嶼山下長沙沙灘發現江豚擱淺。

  她與其他行動員成員趕到現場,發現該條海豚只剩上半身,估計是遭船隻螺旋槳切開,更令人心酸的是,原來牠生前正在懷孕,赫見肚內的寶寶隱約露出屍體切口。

  她說,明白難以叫停所有船隻在香港海域行走,但她希望可憑行動組過去歸納出的數據,與政府商討雙贏方案,例如劃出限制船速的海域等,讓人類和動物都可以共存。

  她又說,香港海洋垃圾問題嚴重,工作時經常會遇到海豚被棄置魚網纏着,「海豚單單被魚網所纏,未必是最大死因,但牠纏着魚網一路游,海中的垃圾又會纏在一起,令牠拖着重甸甸的魚網,無法上水呼吸而死。」因此,她會更加去思考如何感染身邊的人減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