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殺街噪音蔓延 大媽轉駐尖咀搵食

  以街頭表演聞名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成為過去式,《東周刊》卻發現「大媽團」樂團陰魂不散,她們轉戰尖沙咀碼頭和屯門公園。為揭開「大媽團」運作內幕,《東周刊》追蹤規模較大、人氣最高的「新天地」樂團,歌女藉派飲品與聽眾打開話題,獲聽眾以利是回禮,保守估計每歌女每月至少獲打賞四五萬元。

  尖沙咀碼頭近日重演旺角行人專用區昔日勁歌熱舞的戲碼,每次都有幾個樂團演出,當中一團是昔日活躍於旺角的大檔「新天地」。有追隨「新天地」多年的阿叔對該團瞭如指掌:「搞手叫米英,最唱得嘅叫小紅,其他叫冰冰、芯妮、樂兒同小勤,全部新移民。」

  《東周刊》於旺角「殺街」前深入追蹤調查,發現這班大媽索取打賞的伎倆獨特,每次演唱完結,歌女都手持一個裝有各種飲品的大袋,在大叔堆中穿插,有時更主動與歌迷摸手仔說句:「多謝你來支持,飲嘢嗎?」大叔們相當受落,即使不取飲品,都主動將銀紙放入飲品袋內。更有歌女向大叔建議加入其微訊戶口,還說:「覺得我唱得好就發個微訊利市來支持!」

  現場所見,大媽們唱的每首歌往往吸引近十位阿叔遞上二十至五百元打賞,保守計每首歌可收五百至近千元。擺檔三小時,未計與搞手的分帳,每名大媽每月收到的打賞至少可達兩萬元。「新天地」平日也有在屯門公園演出,若她們一天內連走屯門和尖沙咀兩檔,賞金或高達四五萬元。

  屯門區議員龍瑞卿擔心,公園噪音問題會進一步惡化,部份樂團被指從事「副業」,也令街坊側目,批評「殺街」是鴕鳥政策,將問題蔓延到其他地方,認為政府長遠應考慮實施發牌制度。

  對於歌女收受打賞問題,律師梁永鏗表示,在公眾地方乞取或收取途人打賞施捨,均有可能觸犯《簡易程序治罪條例》,「就算大媽無主動要求都犯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