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教師治瘉心靈 《含羞草》播下希望種子

  不少都市人受情緒困擾,有心人就自資出書,用含羞草與黑貓的故事,分享面對逆境的智慧,教人對抗這個城市魔怪。《含羞草之歌》出自繪畫教師吳芷佩之手,全書講述「怕醜草」生長歷程,以及小女孩照料小植物的點滴,治瘉人心之餘,反映作者的個人喜好、生活經驗與人生哲學觀。記者:陳翠美 攝影:陳浩元



  七十年代的香港,工業發展蓬勃。從小在菜市場長大的吳芷佩,放學就要幫父母賣生果,之後再轉戰工廠,賺錢幫補家計。她臉上沒有絲毫抱怨,取而代之是懷着感恩的心情:「揼錶帶、車公仔衫、《百鳥朝凰》刺繡等好多都要做,最記得成班細路要幫手用竹籤篤個蓮心出嚟整蓮蓉,真係好好玩!」

克服讀寫障礙修讀設計

  工廠的體驗,她自得其樂,當作磨練手藝。吳芷佩熱愛藝術,小時候想學畫畫,但苦無機會,為接觸藝術,成功克服讀寫障礙,入讀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主修電影。為了可以同時在大一藝術設計學校修讀設計,她身兼數職,一步一步,為夢想紮穩根基。

  畢業後,芷佩從事廣告設計,同時展開她教畫的生涯。「有畫室負責人要求老師將自己畫作影印,當過底紙畀學生臨摹,一氣之下,決定要開辦屬於自己的畫室。」她認為,這樣無助訓練孩子的觀察力:「畫畫唔應該受到限制,自己細個都好唔鍾意填色冊,但係好享受畫畫,因為時間過得特別快,感覺好微妙!」

  「每次示範完畫畫,小朋友都咿嘩鬼叫:『嘩!好靚呀!』又例如畫室有不少盆栽,小朋友都會嚷着想試下種。」芷佩很喜歡學生那份率真:「有一次想同佢哋分享自己執到嘅怕醜草種子,於是打算用畫畫嘅方式去表達⋯⋯」

  其後,她靈感一個接着一個,想加入的元素愈來愈多,最終繪製成《含羞草之歌》。「有一些事情,只有貓知道。」芷佩把對黑貓的看法不着痕跡地畫進書內,令牠成為書中最神秘的一員。她憶述小時,家中曾有隻黑貓,雖被視為不祥,但母親仍很寵愛牠,因此她答應自己要像母親一樣,好好照顧黑貓。

  芷佩的畫室「雲行朵朵」曾因租約期滿要結業,她頓時失去人生方向,情緒一度低落,後來以畫畫的方式抒發情緒,從而得到釋放。植物不斷施肥,會弄巧反拙,情緒亦然。城市人易感焦慮迷失,她語重心長地說,人生總有高低起伏的時候,逆境出現時,能夠坦然面對,處之泰然,亦不失為過。

  繪本《含羞草之歌》附有一小包「怕醜草」種子,是芷佩一本本親手貼上去,希望為讀者送上祝福。她指出,繪本不受制於指定年齡層,當中分享或可勾起大家兒時回憶,冀都市人在勞碌中,藉此找到一份安慰,發現並體會生活的美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