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特殊兒發光發亮 愛心老師:看見不凡

  出身於中大音樂系的成英愉,走進特殊教育界是個偶然。她曾任職客戶服務員,有日從朋友獲悉一所智障兒童學校聘請代課老師,「當時我對SEN零認識,那十星期猶如在木人巷學習,非常刻骨銘心,讓我發現自己先天很適合從事特殊教育。」

  電影《非同凡響》有段插曲歌詞:「人生平等難見,我已盡力卻無人知曉,能力有不同,如我般庸,問可否幫助我?」是戲中特殊學校音樂老師的真實原型成英愉,撰曲代孩子發出的提問。從事特教逾十年,她遇過旁人對學生的歧視目光、離校後自殺的畢業生。學生在校的幸福時光有限,她想盡辦法助他們發光發亮。

提供機會發揮所長

  成英愉還記得,首次跟智障學生相遇的情景,孩子很熱情踴躍地靠着她,以常人聽來或會覺得沒禮貌的尖銳語氣問,「你叫咩名呀?」她自若地伸出手,微笑打招呼。她坦言,特校生多少總有古怪行為,有的會自轉、怪叫、搖頭,亦有的自理能力不足。

  成英愉看盡社會上的歧視情況,其智障生試過被主流中學生白眼,讓她氣得直說,「我的學生雖然是智障,但也需要被尊重。」她不諱言,有家長從不敢帶孩子外出,更不告訴親戚有孩子存在。

  成英愉深明SEN家長的苦況,以致她亦對生兒育女感卻步,「我對自己沒信心,怕自己無法承受一個有問題的孩子,後來我懷孕了,天天都祈禱希望他是健全的。」如今成英愉的孩子已經小三,屬老師眼中不標青的學生,教育經驗讓她知道每個小朋友都有其非凡之處。

  普光師生於三年前獲邀參演《非同凡響》,成英愉不諱言,綵排過程冗長,學生欠耐性,「他們不理解為何排練時間總是很長,就算面對特別情況,只會先想到自己沒了小息、遲放飯。」參與電影拍攝時,學生連續三天於拍攝場地待機十小時無怨言,更樂在其中。

  成英愉問有份參演的學生曦晴,「拍戲時間很長,累嗎?開心嗎?難忘嗎?」曦晴點頭如搗蒜,笑得特別開心,更說電影只看過一次不夠,下周還要再看。聽到此話,成英愉也笑了,「孩子在學時是幸福的,他們畢業後的職涯很大機會都是從事清潔、餐飲、房務,很難再有閒情逸致學琴、舞獅。」

  有位在學時善於唱歌的學生教成英愉耿耿於懷,畢業後他患上情緒病,身體亦慢慢轉差,雖有學校社工支援,惟仍不幸走上不歸路,「學校大門永遠為學生而開,我們保他們一輩子,但有日收到消息得知他自殺身故了,我心很酸。」成英愉不知旁人如何看待特殊學校,惟經歷讓她知道教育的意義在於看見不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