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唔係啤妹!」 啤酒推廣員組工會 500姐妹站起來

        啤酒推廣員經常遭受客人性騷擾甚至非禮,有苦自知。近年行業刮起歪風,有食肆老闆視她們為免費侍應,要求捧餐、落單甚至洗廁所。為了餬口,俗稱「啤酒妹」的姐妹只好啞忍,但被壓榨情況變本加厲,她們決定站起來,成立工會,維護職業權益,促請外界平等對待她們:「賣酒唔係陪酒,唔係夥計;我哋係推廣員,唔係啤酒妹!」記者:穆梓莘 李殷

        啤酒女推廣員遭受欺凌情況日益嚴重,三位資深啤酒推廣員挺身親述苦況,其中任職「啤酒妹」多年的嘉儀表示,有食店老闆要求她收拾餐桌和端菜給客人,她多次拒絕要求,但為免過份得失老闆,失去駐場推銷機會,有時就範。

成立工會爭權益

  被要求當侍應,接二連三發生,嘉儀說近期某夜有潮州菜館負責人要求她學習落單,甚至分辨各款凍蟹價錢,她斷然拒絕,「愈嚟愈離譜,唔可以屈服。」

  嘉儀苦笑道,同業遭遇更差,有同行被視為清潔工,每當酒客在洗手間嘔吐,老闆就派她清洗,也有行家被要求掃地和倒垃圾。

  入行多年的Zoe也遭遇同類經歷,她說近月某夜,食店經理呼喝:「喂!留咗三張枱等你執!」更離譜是,她曾摔破啤酒瓶,玻璃碎片割弄傷手部流血,仍被要求推銷啤酒,也曾上班時跌傷,但聘請她的中介公司,指她屬自僱人士,不作補償。

被當侍應清潔工 常遭非禮

  另外,客人性騷擾和非禮多年困擾「啤酒妹」。平機會今年三月發佈調查,顯示近三成業界遇到有關情況,受害者中包括Zoe。她說,曾多番被客人掃背脊、拍屁股,有人更試圖從其裙底伸手非禮,但她只能怒罵,不敢報警,「警察到場,老闆肯定唔會畀我推銷!」

  另一受害者是嘉儀姊姊嘉莉,她說曾有客人將鏡子放於其裙下偷窺,也曾在夜總會推銷時,有客人看到她穿啤酒品牌制服,伸手打算「胸襲」,幸她以雙手護胸和表明身份,對方才收手但笑說:「以為今晚制服誘惑!」

  同業受盡欺凌,入行三十年的啤酒銷售管理人員禤麗蓮,近期成立銷售及推廣職工協會,主力為約五百名「啤酒妹」維權。她表示,啤酒推廣員也面對被拖欠薪金等問題,故成立工會維權,並宣傳平等對待她們的訊息,呼籲客人不要稱呼她們為「啤酒妹」,應改稱為啤酒推廣員(Beer Promotor),並強調她們不陪酒,也不猜枚,亦對老闆強調她們並非侍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