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遇上絕頂破壞王 的姐破財幸獲警援手

  「我不會特意把車輛駛入酒吧區候客,以為萬無一失,豈料都載着了醉漢,令我破財又受傷。」無辜被醉酒乘客亂丟物品和襲擊的女司機馮淑兒,的士維修後又繼續開工,她說:「有甚麼可怕?」

  五十七歲的馮淑兒,擔任正職的士司機的經歷,有如部份行家一樣,最大理由是被裁員。曾當製衣廠女工的馮女士說,七十八十年代是香港人的黃金歲月,輕工業旺盛,藍領白領各領風騷,那時藍領常加班,月薪會比白領更豐厚,馮女士坦言很回味往昔日子。

  九十年代,本港工廠不斷北移,製衣廠已走下坡,馮最後成為被裁員的一群,幸好她十九歲已考獲車牌,喜歡駕駛,常駕兄長的客貨車,技術純熟,看到名車更自動靠近拍照留念;其後考取的士牌照後,由九○年開始轉行任的士司機。她直言做的士司機不會發達,但討兩餐並不難,一眨眼已做了十九年。

  「我自小像個男孩,性格豪爽,天不怕,地不怕,從不介意別人說女流之輩不宜做駕駛工作。」馮淑兒道。她曾遇過一些醉酒乘客,只要盡量不去搭訕,通常不會引發語言衝突,只是有次惡客出言恐嚇,她怕對方知道其姓名會尋仇,才下車與對方理論,大叫「打劫」,引來其他途人協助攔截,誓要追究到底。

  她有一兄一姊一弟,與九旬的父母同住秀茂坪,昔日雖曾戀愛過,惜未能開花結果,反而覺得單身自由自在,年輕時常往外地旅遊,一周駕的士開工三四天。惟近年雙親年紀漸老,病痛也多,她便減少外遊,以免將來遺憾。

醉客砸窗打人 錢財雜物擲出車

  很多的士司機有職業病,長時間工作,食無定時,精神緊張所致。馮女士懂得照顧健康,開工前喝一杯咖啡,平時帶備熱水壺暖暖腸胃,與胞弟輪流駕同一輛的士,弟弟返早班,她下午接更做夜班,深宵一時前便收工,不致勞累。 

  馮淑兒透露,她不怕醉酒客人,只是不想惹麻煩,故即使平日兜客,也不會特意駛入中環蘭桂坊或灣仔酒吧區,偏偏上月十五日深夜,在中環接載了一名外籍醉酒客,目的地是屯門黃金海岸。

  這次車程是馮女士駕駛生涯中最難忘,醉漢發酒癲,在青衣昂船洲大橋弄毀的士攝錄鏡頭和倒後鏡,又打開的士車門,把車廂內物品飛擲出公路,連裝有三千八百元現金的袋子、兩部手機也丟出車外,及至的士停下,兩人在車外理論其間,有人還發難追打司機;馮女躲入車廂及鎖上車門,對方擊破擋風玻璃,千鈞一髮之際,警員趕至制服醉漢。

  馮女在事件中手部受傷,車輛又毀爛,不過她不會記掛損失,翌日維修好車輛後,又再開工。她不諱言:「其實本港的治安比很多東南亞國家好得多,身為女性司機,在港已算很安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