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材緬懷沙田驕人傑作 盼明日大嶼複製成功經驗

  明日大嶼還未建,港人已來不及喊打。放眼本港新市填,規劃師陳達材昔日有份設計沙田城市草圖,稱譽至今。在他眼中,箇中成功因素,卻未獲後來者借鏡,更生出將軍澳、天水圍等令人搖頭的作品。他曾問特首林鄭月娥,既有沙田在前,何不參考昔日做法?得到的回答是:「Those were the good old days(那只是美好的過去)。」但他仍深信,昔日累積的經驗如能沉澱,明日大嶼才不致淪為空中樓閣。

  一九七七年,陳達材加入政府成為助理城市設計師,趕及參與時任港督麥理浩十年建屋計劃的鴻圖大計,其後更以城市規劃師的身份,到精英雲集的沙田拓展署,協助發展沙田新市鎮。拓展署內的規劃師尚未動腦起筆,觀塘及荃灣兩個當時新建的「衞星城市」,已是陳達材與同儕間的反面教材,「觀塘及荃灣的土地運用混亂,住宅及工廠放在一起,亦無預料人口大增,造成人車爭路。」

  要做「另類」規劃師,是陳達材不時掛在口邊的說話,他的「另類」,是要想到別人想不到的構思。當年他剛加入政府的工作,正是協助香港仔的道路建設,那時,香港仔海傍道剛剛開通,他與時任總規劃師在路旁行走,對方問:「馬路與海旁之間的位置,應作甚麼用途?」初出茅廬的陳達材,遙望海景,說了一句,「這裏應該做公園。」數年後,香港仔海濱公園落成啟用,到底有多少是陳達材的功勞,已不可考,但他笑說:「因為我的(諸事)八卦,把香港仔變靚了。」

指人工島有危機

  八九年,志蓮淨苑申請改建,女法師與建築師兩人,約見當時擔任東北九龍高級規劃師的陳達材,展示改建藍圖,並以獲得較佳景觀為由,要求使用寺院前方預留作興建兩所學校的用地。他看了藍圖後,認同發展對社區有利,於是拍板將學校用地移至附近的公園地帶。結果,志蓮淨苑改建後,寺院前地亦成為城市內的綠洲。他慨歎,這種制度令規劃師變得保守,「制度問題,令規劃師只注重控制土地利用,過於發揮土地用途。」今日香港土地不足,大家都向特首問責,但他認為,規劃師也有一定責任,「規劃師看土地問題,理應更長遠,更早發現香港有土地缺層。」

  支持填海、支持發展新市鎮的陳達材,看到明日大嶼的人工島方案,也皺起眉頭,「為甚麼不連着現有的土地填海?造島的話,要興建多條橋及通道,容易塞車,更重要的是,未來數十年的氣候變化,規劃師不可視而不見,「因為有山做屏障,我們才可以被颱風吹襲而無死傷,人工島太空曠了,會將自己置身於危機之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