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儀歷經失敗挫折 攻克遺傳病學難關

  中文大學新近擢升生物醫學學院院長陳偉儀為副校長,經歷窮到燶的童年、兩次「失馬」 ,最後卻造就今日的成就。高考後,輾轉考入中大化學系,畢業後遂遠赴他鄉升學。留美期間,有幸遇上恩師啟蒙,對生化遺傳學一讀上癮,憑藉拼到底的科研精神,將奇怪遺傳病一一拆解。〇九年應母校邀請返港建立生物學院,鼓勵教授走出象牙塔,將研究成果產業化,打造Made in Hong Kong(香港製造)的品牌。

  據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專注於份子與生化遺傳學研究的陳偉儀,早已是科研界殿堂級人馬,但許多研究工作仍親力親為。再難的遺傳病都難考起他,惟獨面對本港科研界的斷層問題最讓他懊惱,歸根究柢是學界仍存有舊思想,總認為搞科研無「錢」途,將科研成果賣錢是巿儈,亦有人認為「香港生物科技無得搞」。

  他反駁說:「中大教授盧煜明發明無創產前檢驗,仲有中大教授湯曉鷗發明人面辨識技術,港大教授袁國勇拆解到沙士病毒,都證明Made in Hong Kong 唔係夢想。」

斥部份教授只顧寫論文

  陳偉儀批評部份教授只顧在象牙塔埋手寫論文,他致力推動「轉化醫學」,將研究成果產品化、巿場化,協助患罕見遺傳病人士快速診斷及治療,這是陳偉儀的使命,也是他入行的初心。

  他專攻兒童遺傳病,首個研究包括明奇氏病。當年他對相關的研究愈做愈起勁,更發現單靠分析皮膚細胞,即可及早作出診斷,有別於以往需要抽取肝組織作化,對病人的創傷性大大減輕。

  陳偉儀童年家境清貧,無阻他力爭上游,會考取得驕人成績。劍指港大電機工程系卻不獲取錄,幾經轉折入讀中大化學系。畢業後,他一心報考政務主任,卻苦無回音。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錄取他讀博士,未料抵美不久,突然收到政府的取錄通知。

  留美期間重演「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劇情,給他遇上了一位遺傳病學的猶太人教授。短短三年考獲博士學位,八九年升任正教授。後來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羅致他成立臨牀基因組織學實驗室,往後十年,他一邊在大學教學,一邊在研究所做研究,與高深的遺傳病學鬥智鬥力四十多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