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師資格缺認證 隨時執錯藥食壞人

  上月申訴署主動調查報告提出,倡設中藥師認證制度,以堵《中醫藥條例》漏洞。行內人坦言,本港中藥政策比內地及澳門落後多時,現時中藥房前線於藥材配劑、質量管理及賣藥操守通通不到位,配藥人員毋須為劣質藥材負責,以致藥材出現品種混亂、硫磺含量失控等亂象。

  申訴署上月就政府對未註冊中成藥產品的規管發表報告,提到中成藥註冊審批欠缺中成藥專家參與,故建議推行認證制度。

  中藥師如同西醫的藥劑師,除了負責監督中藥房的運作,還可指導用藥,惟本港遲遲未認可中藥師的專業資格。本港法例雖對從業員最低資歷有一定要求,惟中國執業中藥師黃先生(化名)坦言,本港未有中藥師認證制度,沒有任何人需以專業牌照為押,為劣質藥材負上責任,以致藥品問題叢生,「正常有中藥師制度之下,中藥師是質量負責人,但現在沒人需要負責,藥材如升麻時有品種混亂,當歸、黨參的硫磺含量也常常失控。」

申訴署倡推行認證制度

  黃先生亦見坊間有中藥房採購未透徹的製首烏,病患服用生品將傷肝,同時半夏被過度炮製、品種又不對,令化痰效果差、不止嘔,「中藥師應該有能力一看一試就知道藥材有問題。」他認為,非註冊藥師不關注藥材質量、不關注炮製質量,很少注意或核對配方,賣藥單純看利潤,非以病人利益和專業為首要,「賣藥(賣到)沒底線。」

  香港中藥師協會發言人周若龍曾聽聞,有中醫師到中藥房執藥時,誤信配藥員而選購錯誤藥材,「醫師本身想買烏龜甲,配藥員建議他購買較便宜的馬來閉殼龜甲,但其實兩者藥性並不同。」註冊中醫師彭明慧亦表示,洋金花及凌霄花等藥材外形相似,容易出現混淆,「洋金花有毒性,要小心控制份量,對藥材不夠認識的配藥員未必掌握到。」

  專業中藥師黃先生有感,前線中藥房的配藥人員於藥材配劑、質量管理及賣藥操守,皆遠不及註冊藥師,後者於採購藥材將進行鑒定、查閱認證報告,更會自己口嘗看看藥材味道是否正確;處理藥物倉庫有濕度、溫度管理及進行貨品登記;配藥的中藥誤差必在半成以內,沒有醫師處方的藥材不做配發,並會拒絕向未經處方者銷售毒性或烈性藥材。

內地設認證已20年

  內地於二十年前設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及認證制度,澳門去年亦已就中藥師註冊制度完成諮詢。去年國家藥監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也提出新法規,提高對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准入學歷及工作經驗的要求,據知內地政府有目標於下年做到每店至少一個執業藥師。

  中藥行業的架構主要由中藥師、中藥專業人士及中藥從業員組成,因此,香港中藥師協會提倡雙軌制註冊制度,認證業內的中藥師及合資格中藥人士。周若龍建議,政府盡早參考西醫的藥劑師及配藥員,為中藥師設立認證制度,同時批出協會的專業認證,加強行業規管。註冊中醫師兼國家執業中藥師林振邦表示,中藥師制度對中醫臨牀頗為重要,又指應將負責系統化及專業化配劑流程,「雖然傳統上中醫藥不分家,醫師藥工均共同管理藥房並具備相關知識,但在當代則需要發展管理制度和人員。」

  香港中藥學會宣傳組常務理事伍寶珠稱,該會正研究籌辦獲資歷架構的中藥課程,培訓在職的本地中藥從業員,協助他們成為專業中藥師,為日後中藥師認證制度作準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