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房」租客發展計劃 基層藉天賦潛能脫貧

  基層苦等公屋,青年上樓困難,無力感是不少港人的共同感受。余偉業一二年成立社企「要有光」時,以為基層「有一間屋」就能發光,後來他發現,光一早就有,看不見只因對方身上那抹塵埃,「很多基層都有潛質,不是只能夠做清潔工、家務助理的低收入工作。」余偉業由「包租公」變身「星探兼教練」,發掘每一位租客的潛質,訂造發展計劃,讓他們散發自身光芒。

  企業家這個身份,總是予人「賺到盡」的感覺。自言有企業家精神,愛試新事物的余偉業,一○年辭去安利香港區總經理的高薪厚職,成立社企要有光,看似違反商人無寶不落的信念,但聽過他親自解釋後,卻有一番道理,「我是很講效益的人,想用一元做到十元的事,但我想要的回報不是錢,是幫人,是價值觀的實踐。」

  業主租屋,一般講求租金回報,余偉業出租的「光房」講金更講心,租金按租客負擔能力決定,「愈大間房可能愈平租,因為住大房即是家中子女多,租金負擔能力更低。」在要有光成立初期,幾乎人人聽到都潑冷水,幸好有人陪他發夢,「有位慈善家聽到我的想法後,買了一個單位給我做實驗。」這個位於藍田的三房單位,直至今日依然在余偉業手中「發光」。

為基層度身訂造生活計劃

  他起初以為,基層困難源於欠一間屋,原來為基層制定生活計劃,威力比廉租屋更大。曾有一位居於觀塘區劏房的媽媽,其女兒成績之優異,連校內老師都認定她能入讀港島名校,媽媽不忍心埋沒女兒才能,於是找上要有光,期望可入住位處港島名校區的光房。余偉業看過其女兒成績表,發現所言非虛,即為兩人安排,果然女生如願考入名校。

  某日光房經理與這位任職酒樓樓面的媽媽傾談,其間提起如何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經理分析:「你升職都已經升到頂,除非發展另一個事業。」

  渴望突破的媽媽,決定試考保險代理人牌照,再兼職銷售保險,「我們見證她由開第一張單,到保險收入比酒樓薪金還要高的日子,最後她更全職做保險工作。」更令余偉業鼓舞的,這個家庭住滿光房兩年,由需輪公屋改為考慮購買居屋,經濟環境大幅改善。

至今協助逾百家庭

  業主都怕「租霸」,光房租期有限,基層家庭一般入住兩年。余偉業至今協助逾百家庭,從未有人「賴死唔走」,「我們有個住劏房的個案,其小朋友是讀國際學校!原因是父親剛過身,但學校覺得他成績很好,於是免他學費雜費,讓他繼續讀書。」

  余偉業的光房走到今日,是為社會補漏。樓價愈來愈貴,基層居住環境愈來愈差,樂觀的余偉業仍看到曙光,「愈來愈多人不以發達為人生目標,並尋找『搵錢』以外的需要,令我對社會的將來仍有盼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