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設安樂窩 愛心天使歎社會冷漠

  陳秀姚中學畢業後,曾投身美容業,在社區會堂擔任美容導師,亦曾經營美容產品批發等,短短十年間,儲蓄數百萬元,但創會義務工作後五年,積蓄花費得七七八八,她當時天真地相信,以義務工作名稱自立門戶,自資給有需要的貓主作免費絕育手術,獸醫界和社會人士會多多通融,豈料事與願違。她憶述,當年從外國引入「摺耳貓」等全港鮮有的純種貓,望培訓牠們成為「貓醫生」。有一次,她帶「貓醫生」去獸醫專科應診,豈料僅是一次檢查費用,對方開價已高達三十三萬。

  雖然每年均收到捐款支持,但自九八年開始,陳秀姚積蓄瀕臨耗盡邊緣,自此她限制每年免費提供貓隻絕育服務的次數,又退回多份人壽保險,靠以前退休金供款繼續救貓狗。

遭義工冒名擺賣

  除了被絕育獸醫冷漠拒絕,她近年「被」惹上官非,自此不期望別人存有愛心。曾有義工假冒陳女士身份,盜用「樂康社會服務聯會」之名,給多名小販以「慈善機構」名義在街上擺賣。最終陳女士獲證實對事件不知情,但對組織聲譽有一定影響。

  屢受打擊,但她堅持初衷,分毫不收義務照顧流浪貓狗,創會二十七年,已為逾二萬隻動物覓得家園。她不諱言自己對社會的貢獻「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有邊個可以義務唔收錢日日留喺屋企睇住啲貓狗?我已經廿幾年無去過旅行,香港回歸之後,連特區護照都唔使換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