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鴿大軍 「入侵」 將軍澳 千隻聚集居民怕 「中頭獎」

  據新一期《東周刊》報道,近年野鴿滋擾居民投訴大增,將軍澳坑口一帶更成重災區,近千隻野鴿不但佔領港鐵站的通風口,居民亦常「中頭獎」;近期野鴿更在住宅大廈窗外築巢生蛋,大量滋生的蟲蝨更經冷氣機口攻入屋內。

  有將軍澳地區人士認為野鴿問題已失控,批評食環署未有積極檢控違例餵鴿人士,反而耗用公帑增設兩套攝錄機。惟該系統視野有限,《東周刊》記者更直擊餵鴿人士光天白日繼續在暗角「派糧」餵鴿。

  「白鴿滿天飛,整條路滿佈鴿糞,好怕自己中頭獎。」在將軍澳居民裕先生眼中,坑口港鐵站對出一帶是重災區。現場所見,該處行人通道、公園均長期聚集近千隻野鴿,大部份站在燈柱、港鐵通風口等高位,經常隨處便溺,禍及途人。

  另一居民劉先生說:「近年已不敢在家中開窗,試過有晚有約十多隻白鴿在窗外集結,花槽及晾衣架,全部都是雀屎,十分恐怖,惟有拍打窗門趕走牠們。由於部份野鴿在冷氣機位置築巢生蛋,哺養雛鳥,遺下大量鴿糞滋生的蝨蟲,「開啟冷氣機,就從風口位噴入屋內。」部分居民為阻野鴿在住所花槽等位置聚集,自行在外牆加裝鐵網,卻構成僭建風險,有機會被屋宇署發信要求清拆。

綠化工程吸引聚居

  坑口社區主任王卓雅指野鴿肆虐,源自一七年港鐵坑口站對出空地進行綠化工程後,由於樹木增多,吸引野鴿聚居。起初只有三幾隻,惟近月已繁衍至近一千隻,當中清晨時候數量最多,「情況已蔓延至附近多個屋苑,甚至一個港鐵站之隔的景林邨,亦發現有野鴿的蹤影。」王卓雅認為野鴿數量激增,是有人違例餵飼所致。「一日五餐,由清晨五時到晚上七時都有不同人來餵鴿,但食環署鮮有執法。」

  按照現行法例,公眾人士餵飼雀鳥弄污公眾地方,屬違反《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惟食環署過去三年,雖在該處接獲六十五宗投訴,卻只發出十多張定額罰款通知書,檢控個案僅得一宗。

  食環署發言人表示已加緊巡查,去年六月安裝網絡攝錄機加強執法,並懸掛警告橫額、派發宣傳單張及加強清洗等。惟署方安裝的攝錄機形同虛設,拍攝範圍極之局限,餵飼野鴿人士輕易避開攝錄範圍,於凹槽或後巷一帶「盲點」如常餵飼。

  上周三中午時份,記者於坑口發現有人涉違例餵飼。當時一名身穿黑衣、頭戴鴨舌帽的中年婦女,走進一條後巷快速「派糧」後急步離去,現場則遺下大量雀糞,大批野鴿四方八面飛至啄食。有街坊直言這名女子是餵飼常客:「曾嘗試叫她不要再餵飼,影響環境衞生,但反被對方指罵沒有愛心。」

非法餵飼失覓食能力

  事實上,違例餵飼引致雀鳥滋擾問題困擾本港多個地區。按本月立法會文件,公眾人士餵飼雀鳥致弄污公眾地方的投訴,由一六至一七年度的三百七十二宗,增至一八至一九年二月的四百七十四宗,增加逾一百宗。其中,中西區、油尖旺、九龍城、大埔、元朗、西貢及離島區均有明顯增幅。

  中文大學環境科學課程主任陳竟明說,市民餵飼雀鳥會改變牠們原有習性,失去應有覓食能力,建議加派人手阻止違例餵鴿。食環署則指,已設十九支專責執法小隊,並計劃今年再新增人手,除恆常執法行動外,亦會安排突擊檢控行動,遏止餵飼雀鳥致弄污公眾地方的違法行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