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博士」守衞濕地 防範外來物種入侵

  據新一期《東周刊》報道,劉惠寧除成立「香港濕地保育協會」,還在一間私人顧問公司擔任生態總監,最新項目是替政府研究外來入侵物種,制定政策如何防範。他指在香港大自然之中,不難發現外來入侵物種,就以荒廢魚塘為例,經常長滿俗稱「豬乸蓮」的鳳眼藍,「豬乸蓮非常粗生,以前很多農民用來製作餵飼豬隻的飼料,可在魚塘快速繁殖,生滿整個水面,遮擋陽光和氧氣進入水中,影響水中生物生長。」

  劉惠寧接受《東周刊》訪問,他二話不說,選在西貢蕉坑的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原因是遷就他完成訪問後,可以趁黃昏時在此探望「老友記」盧文氏樹蛙。「牠們體積細小如手指頭,喜歡晚間出沒,而且鍾意躲藏在枯葉之中,靠雙眼很難有發現,惟有用耳朵聽。」盧文氏樹蛙是香港獨有的品種,曾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列為極度瀕危,現在卻不難在野外找到,劉惠寧居功不少。

  九一年大嶼山動工興建新機場,令渺無人煙的赤鱲角翻天覆地,影響在該處棲息的盧文氏樹蛙。時任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經理的他,負責領軍拯救小樹蛙。經過無數個晚上在山上守候,他的拯救隊成功捕捉數百隻盧文氏樹蛙,帶到港大實驗室及墨爾本動物園進行人工繁殖,兩年過後成功培殖至逾千隻,並將成長後的樹蛙帶到蕉坑等多個合適的香港郊外地區放生。劉惠寧經此一役,被外界稱為「青蛙博士」。

  劉惠寧自幼喜歡動物,入讀聖類斯中學遇上教生物科的鮑嘉天神父,令他眼界大開。八十年代初市政局希望有系統記錄香港的兩棲及爬蟲類生物,邀請專家盧文(亦即發現盧文氏樹蛙的人)編寫相關圖鑑,無奈盧文中途患重病過身,惟有改找與盧文相識、同樣是兩棲及爬蟲類專家的鮑神父接手,當年仍是中學生的劉惠寧便奉命加入。結果《香港兩棲及爬蟲類》圖鑑於八六年出版,迅即成為香港權威圖鑑。劉惠寧坦言鮑神父才是此書的靈魂人物,「他為讓學生成名,堅持將自己排在作者名單最後。」這點令劉惠寧非常敬佩。

  在港大完成博士課程,劉惠寧成為動物植物學專家,曾在嘉道理農場工作逾十年,一二年他回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出任米埔自然保護禁區的濕地保護總監。

「我在米埔留下唔少腳毛」

  對他而言,米埔很多回憶都是美好,記者跟他走一轉,不少村民主動跟他打招呼,「我在米埔住了很多年,留下唔少腳毛。」原來米埔也是他的拍拖勝地,在此結識了太太,婚後育有兩名兒子。

  從事環保工作逾三十年,劉惠寧眼見米埔自然保護禁區有專人打理,已有妥善管理;惟在米埔附近約一千六百公頃的「濕地保育區」,以及外圍約一千二百公頃的「濕地緩衝區」,情況有天淵之別,現時已有約二百公頃、面積相等於九個太古城的魚塘荒廢,令他相當着急,擔憂影響后海灣濕地的生態價值。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