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規限多 難阻老闆車 道路收費計劃落實難

  中環塞車嚴重,港府視電子道路收費為救命草,不過,科技業界形容,中區道路複雜,有心避交費用的司機,只要在車牌加上反光物料,或以金屬阻撓接收器,容易避過法眼。收費模式亦是一大難題,業界直言,「老闆車」是塞車元兇,如採用收過路費形式,車輛將有入無出,不斷在繁忙路段兜圈,反加劇塞車。新技術亦將為公眾帶來私隱憂慮,加上徵費對有錢人無礙,「搵食車」及物流工人卻首當其衝,業界擔心措施淪為懲罰窮人的條例。

  運輸署月初推出「中環核心區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的初步構思,在中區擬定收費範圍,配合科技記錄駛進的車輛,並要求繳費,相關費用細節未定,惟政府期望計劃可減少區內整體交通流量約一成半,並將繁忙時段平均行車時速提高三至五公里。雖然外國多個主要城市均有實施電子道路收費,所用技術包括自動車牌識別、無線射頻識別系統及信號定位,但科技業界坦言,技術在港應用並不簡單。

加張錫紙妨礙識別車牌

  APPTECH董事李治緯目前使用自動車牌識別技術,為商場及停車場作車輛管理。他認為政府要在道路繁多的中區,應用科技監察車輛及收費的難度高。他以車牌識別為例,即使人工智能可識別車牌,但中區車多且道路複雜,攝影機未必能拍攝清楚車牌,而有心避過收費的司機,亦可在車牌附近加上反光物料,「一張錫紙足以影響拍攝,車牌識別在室外要百分百做到仍有困難。」

  另一種收費技術無線射頻識別系統需要在道路加裝接收器,以新加坡為例,政府於繁忙道路設立多個電子道路收費門架,車輛經過門架,就要收費。李治緯坦言,外國城鄉以主要幹道連結,政府在幹道加裝接收器,已可減低接收難度,惟港府初步劃出的收費範圍最少有二十個路口,要確保系統感應到所有駛進的車輛有困難,「如果每個路口都加一個接收器,是很大的工程。」

  此外,系統要求車輛安裝接收器,但李治緯不諱言,干擾接收器的方法太多,除非政府立例,要求接收器置放於車輛指定位置,不受干擾,否則車主將設法令接收器失效,最終做不到收費效果。

  即使解決以上技術問題,但不斷在中區兜圈的「老闆車」,亦為道路收費方式帶來難題。經常出入中環的「老闆車」司機Marco(化名)直言,約六、七成中環行駛的車輛都是接載老闆的私家車,他相信,電子道路收費未必能減少區內車流,「入得中環都是有需要的,例如老闆車,話知你要收多少錢。」香港新興科技教育協會創會會長洪文正認為,道路收費對早有抄牌準備的「老闆車」車主影響有限,「幾貴都有人付得起,反而是窮人、貨車司機受影響,成本大增。」

職業司機首當其衝

  要杜絕「老闆車」在中區兜圈,有人建議按行車距離收費,事實上,倫敦市議會最近因應私營出租車數字上升,研究改革道路收費,按使用者進入收費區時間、地點及逗留時間長短,徵收不同費用,而非劃一收費。然而,楊全盛認為,射頻識別受技術所限,只能按車輛出入次數收費,未能計算「兜圈」距離,因此對「老闆車」阻嚇力有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