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質疑原審法官有不足 曾蔭權終極上訴押後裁決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被判囚一年。他在服刑期間獲准就定罪上訴至終審法院,終審庭昨開庭審理。代表大狀質疑,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商議裁決時犯錯,以致陪審團未能掌握控罪的關鍵元素便將他定罪,要求法庭撤銷定罪兼下令不作重審。終院五名法官聽罷陳辭,押後頒佈書面裁決。

指陪審團未能掌握本案核心元素

  曾蔭權今年一月十五日刑滿出獄,昨早偕太太曾鮑笑薇攜手步入法庭。代表曾蔭權的御用大律師Clare Montgomery指,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考慮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時,遺漏控罪中最重要的元素,即曾蔭權明知有責任要申報利益而故意不申報,致陪審團未能掌握本案最核心元素。

  另外,原審法官未有着陪審團考慮曾蔭權如何理解其申報義務。從案例可見,一個公職人員因鹵莽而遺漏申報不算行為失當,僅屬判斷錯誤;相反,若該公職人員出於惡意、不誠實或貪污而不申報,便是犯法。曾蔭權以市值短期租用涉案深圳東海花園物業,案件並非嚴重至構成行為失當。

  非常任法官紀立信問,一個公職人員的行為是否失當至違法,是否陪審團考慮的事情。Montgomery強調原審法官有責任引導陪審團考慮此點,但他並無就曾蔭權的貪污控罪及行為失當控罪,分開引導陪審團。

  首席法官馬道立認為,控方案情將曾蔭權的貪污指控與行為失當指控掛鈎,當陪審團未能就貪污控罪達成有效裁決,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考慮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時,卻要求對方考慮曾蔭權簽訂租約會否導致其公務職責「徹底受損」,等同要求陪審團重新考慮曾蔭權有否貪污。上訴方因此有非常明顯的理據,要求原審法官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另作引導。

  Montgomery同意指,若陪審團無法確認曾蔭權貪污,則他與黃楚標只是一般商業往來。原審法官說曾蔭權的職位「徹底受損」,是極不恰當的用詞。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