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潛藏石棉炸彈 陳錦康遺願斬絕禍根

  據新一期《東周刊》報道,致癌石棉是昔日常用建築物料,雖然本港已禁用多年,但至今仍有不少住宅及公眾場所留有含石棉物料的建築,而且因為日久失修,導致石棉粉塵剝落在空氣中散播,猶如都市炸彈。

  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早前便爆出正進行翻新工程的特別大樓內,原有結構含有石棉物料。醫學界指石棉無色無味,長期吸入的人,罹患肺癌的機會比正常高出十倍,死亡率亦較高。

  過去三十年鍥而不捨揭露石棉禍害的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見圖),日前突然急病離世。他之前正協助《東周刊》追查市區石棉遺禍問題,其副手表示陳錦康的遺願之一,正是將潛藏全港的石棉炸彈悉數清除,斬絕禍根。

  新一期《東周刊》報道,「陳錦康生前十分關注石棉禍害,他在醫院時唯一提起的工作,都是跟石棉有關。」與陳錦康合作多年的工業傷亡權益會署理總幹事蕭倩文哽咽着說。上月十一日,《東周刊》跟陳錦康做關於石棉的專訪;沒料一星期後他突然中風,五月五日離世,終年六十歲。

  蕭倩文說:「陳錦康知道石棉對人體有害,搜集其他國家處理石棉的做法,向政府反映,又向公眾交代,積極爭取立例禁止輸入及使用一切含石棉物料。」

  石棉價錢低廉,具耐熱及耐化學浸蝕特質,本港七、八十年代曾廣泛應用於熱水喉、火爐、煙囪、屋頂及牆壁等。八○年,瑞典、挪威等北歐國家,因為石棉被證實致癌,率先禁止製造和使用,之後陸續有其他地方跟隨,世界衞生組織更將石棉列為一級致癌物。本港在九六年實施《空氣污染管制條例》,禁輸入及銷售兩類較高風險的鐵石棉及青石棉;一四年再修例,全面禁用所有含石棉產品。

威院翻新被揭用含石棉物料

  今年二月,威爾斯親王醫院正進行翻新工程的特別大樓,工人清拆原產前病房及候產室樓層時,揭發抽氣管道含有石棉物料。該樓層已被清空,亦有圍板圍封,並貼「內有石棉,請勿打開」等警告字句,惟樓上樓下仍有病人入住。及後更發現其他樓層的電掣房、地庫機房及焚化爐室,同樣懷疑有石棉建築物料。

  事件曝光後,陳錦康要求當局盡快檢測石棉含量,又向涉事工程公司了解清拆程序。一名專家建議威院在裝修期間使用強勁吸塵機,吸走石棉纖維,但陳錦康認為有誤導公眾輕視石棉危害性之嫌,表現十分勞氣,更在專頁上要求該專家收回言論。他指石棉在拆卸過程中若受破損,會釋出石棉纖維,有損吸入者健康。按環保署《空氣污染管制條例》,清拆石棉必須根據既定程序,先要聘請合資格石棉顧問寫報告,清拆範圍以專用膠紙封好,工人亦要穿保護衣物進行工作,拆卸的石棉廢料更要棄置在指定堆填區的石棉坑內。

  蕭倩文說:「全港潛藏不少石棉炸彈,部份含石棉物料長年累月曝露於室外,風吹雨打日久失修,粉塵會剝落在空氣中散播,危及市民健康。」她教路從外觀也可初步分辨建築物料是否含石棉,「舊區如觀塘、深水埗的建築,及部份寮屋的簷篷及屋頂,都用石棉瓦片造。深水埗福榮街及福華街,一條街已有二、三十個單位用石棉瓦簷篷,部份更充滿裂痕或穿窿,很有可能已釋放石棉粉塵。」

  啟田道藍田(西區)社區中心其通花設計的外牆,一三年被環保署證實含有石棉,該署在其中一幅磚牆上貼有警告標籤,但至今仍未拆。

  房屋署今年三月公佈的「公共屋邨內有關含石棉物料」記錄,指目前共有十七個屋邨的露台、樓梯、大堂、煙囪或天台氣喉,是以石棉物料所造,其中兩屋邨的露台通花磚已被密封,其他原封不動。何文田亦有四十年歷史的屋苑,每幢大廈的通花磚圍欄懷疑含有石棉成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