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曾家麗倡仿效瑞士建立資助應用型大學

  教育局早前公佈職專教育諮詢文件,其中設立「技術學士學位」及「理工學位」的建議,最受外界注目,但香港職業訓練局執行幹事尤曾家麗日前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坦言,建議未能根治職專教育比傳統學士次一等的感覺。她認為香港應參考瑞士,探討提供資助「應用學士學位」的可行性,甚至是建立資助應用型大學。

  每年培訓約二十五萬名學生的職訓局,可說是本港職專教育的龍頭,最近政府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發表諮詢文件,建議檢討職專教育的定位,擔任職訓局執行幹事超過五年的尤曾家麗,對此非常關注。她雖認同文件方向,但執行細節上,卻不認同設立「技術學士學位」及「理工學位」的建議,「十年前我可能會認同,但國際社會已經行前一步,設立『專業及應用型學士學位』(簡稱『應用學士學位』),我們要追上去。」

  應用學士學位與文件提及的技術學士學位及理工學位之間的分別,尤曾家麗認為包括兩個元素。首先,應用學士學位的課程亦以「動手」為主,增加學生體驗式學習的機會。就此,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摩理臣山分校正設立科創中心,中心雖然最快今年底才落成,但學校已開始與業界合作,推動創新及科技應用,包括與美國學者合作,利用大數據科技,在長者院舍試行應用,改善長者健康情況,以及與科技公司合作,開發太極相關的虛擬實境(VR)及擴增實境(AR)軟件等,「企業有甚麼技術問題,都可以帶來院校,一齊研究解決方案。」

資源需重新分配

  此外,應用學士學位講求實戰經驗,要求學生取得一定企業實習時數。職訓局目前要求高級文憑學生須有不少於九十小時的企業實習時數,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課程更把要求增至不少於四百小時,但她指出,英國在這方面更進一步,早前更宣佈加強推廣職專教育及學徒計劃,並期望全國學徒在二○二○年達三百萬人。

  尤曾家麗指出,除了英國近年積極推廣職專教育,瑞士、德國等國家已設立應用學士學位多年,其課程設計着重「創新」與「社會及道德」,更能迎合目前的社會需要。然而,本港礙於資歷架構要求,學士學位的課程要求偏向學術性,她認為未來本港的應用學士學位,其課程設計應參考瑞士、德國的做法。

  雖然THEi推出的課程為資歷架構第五級,即屬於學士課程,但尤曾家麗表示,THEi自負盈虧運作方式,難以應付香港整體對職業專才的需求。她舉例指出,在人口老化的情況下,眼部護理專才的需求將會大增,「但要完成設備投資、找好的師資及招生,單靠學院自己的財力很難做到。」

  由於資金不足,院校只能取捨,或被動等待政府的資源,「例如政府最近有特別的資助給園藝課程,院校就易做很多,但這種特別資助的做法,似乎不夠長遠。」尤曾家麗建議,政府應研究提供資助應用學士學位的可行性,甚至是建立資助應用型大學。她以瑞士為例,當地人口約八百萬人,與香港相若,卻有八所應用型大學,其中七所更是公立大學,「這個想法牽涉資源重新分配,我曾經是政府體系出身,當然明白會有很大爭議。」

  近年港鐵、中電及機管局等的機構,相繼開辦學院培訓專才。尤曾家麗認為,這種情況既是專才缺乏的表徵,更代表職專教育在企業層面上,已有一定認受性,「事實上很多企業每年都來VTC請人,我們畢業生的薪酬亦跟大學生差不多。」她認為職專教育認受性不足,問題出於家長、校長及老師的認知,而文件提出設立技術學士學位及理工學位,她擔心會令人誤以為傳統及職專教育是兩條路,「感覺職專教育比學士次一等,但我們見到國際的趨勢是,兩者是趨向匯合,不是分道揚鑣。」「香港要跟國際接軌,就要留意外國高等教育政策的變化,不是說我們要抄足,但要捨短取長,盡快追上去。」尤曾家麗認為,教育政策應更前瞻,協助年輕人找到理想,充份運用其個人天賦,「否則只會製造失業的大學生,以及憤憤不平的年輕人,令社會不穩定。」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