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卓禧沒贏在起跑線 寄語年輕人勿忘初心

  據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打從黃色雨傘被賦予了另一種意義,社會似乎進入了不能不表態的年代,非友即敵。曾在畢業典禮上嚴詞訓斥不尊重國歌的學生,香港專業進修學院校長陳卓禧即時爆紅,有輿論大讚他是第一位敢於「是其是,非其非」;同時亦有人指斥他政治取態……又是一場水火不容的較量。他的勇,也彷彿令他成為大專院校界代言人,但凡大學生有何出位行徑,犯規應否被逐出校,都愛找他評論一番。談起此事,陳卓禧笑意從容,「我其實尊重他們對國家的不同看法,那次的重點不在這裏……」

  中學畢業即投身社會,二十多歲才重拾書本考會考再上大學,陳卓禧校長迂迴的成長經歷大概在說明,我們都得有初心如一、擇善固執的勇氣。受過良好教肓,身居能一展所長的職位,去年更當選政協委員,用現在流行的說法,文質彬彬的陳卓禧該能歸入「人生勝利組」的一類,也是被不少年輕一代標籤為「堅離地」的一群。但事實是,他從沒有亮麗起跑線,曾經也是個出身基層的屋邨仔,甚至因為經濟問題而要放棄學業,他的成長路,是這一代人無法想像的。

  因為家境清貧,身為長子的他在完成中五後,即使成績不俗,也決定投身社會幫補家計。「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很小的私校做教師,教了六七年,慢慢發現社會改變了,中五學歷不足夠,身邊也有不少朋友再次升學,於是也有了這念頭,決定重回校園。」當時他已二十多歲。

由老師回歸成為超齡中學生

  《東周刊》報道,由中學老師回歸到中學生的身份且超齡,不過陳卓禧倒是勇往直前,他說是朝目標進發。自修、上補習班、再參加會考,然後他帶點冒險地放棄了入讀專上學院的機會選擇升讀中六,只因「算過自己有考上大學的可能」,本已成為老師的他,再次上學去。

  當日的情景,他依然歷歷在目,「混身不自在」,還有尷尬位是不時要設法不暴露真實年齡!沒給學習難倒,反而是陳校長重投校園的第一個難關。至於第二個難關,是父親的沉默。「記得告訴父親我想再唸書,他沒有回應,以為他會支持我,原來不是。後來我也理解,全家只有他工作,他年紀漸大,弟妹還小,經濟會有壓力。」選定了的路還是要走下去。

  靠積蓄唸完中六,陳卓禧考上大學,即找兼職,大學的四年間,雖不能每月付家用,但仍能給家人一定的經濟支持。

  陳校長的大學生涯在八十年代初,當時中大校園仍是「火紅年代」,學生聚焦中英就香港前途的談判。前年陳校長因為嚴詞斥責不尊重國歌的學生而爆紅,多少關乎他對愛國的堅持,讓人想當然地以為,他會是個衝鋒陷陣的尖兵。

不愛走在最前線 樂做見證者

  意外地,「我從來不愛走在最前線」這句話,在訪問中出現過多遍,他自言少參與學生運動,更愛做個見證者。「我有和同學去機場迎接戴卓爾夫人,他們是舉牌反對三個不平等條約,而我以學生報成員身份,在旁拍照記錄這時刻。」主修新聞系的他是校園報章《中大學生》的創辦人之一,也曾辦校園電台,一個傳媒人就該客觀而具時代觸覺,學生階段的他,早就演繹着這身份。

  新聞系畢業生從事新聞行業該是順理成章,陳校長的職業生涯卻又一次出人意表。九七年,陳卓禧接任了港專校長一職。他引用以前一個同事的形容:做記者只像在麻將枱旁的旁觀者,永沒出牌的份兒。反而在高等教育仍未普及的當年,發展教育對社會更具影響力。在「一推一拉」下,就這樣再全身投入教育,一走二十年。

  陳校長的成長路稱不上有波折,但處處出人意表。原本讀理科,卻因高考成績最出色是中文而轉讀文科;成了新聞工作者,機緣巧合下又折返教育路。時代會變,人得靈活應對,陳校長認為,重要的是別忘了初心,面對複雜的政治環境如是,個人的處事態度亦如是。

  「我來自基層,爸爸是工廠工人,我的成長也和基層完全一致。現在雖然生活環境離開了基層,但依然希望心理距離不會太遠。而港專也一樣是和基層同成長,希望可以為基層做得更多。」

  陳校長承認,自己成長的年代,年輕人比現在幸運,能上大學,就有穩定理想的事業。他寄語同樣「沒有贏在起跑線」的年輕人,「影響力不在於你有多少條件,身處在甚麼位置,只要拿出真心,保持衝勁與熱誠,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地位與財富也總能在變化中有所提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