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換家族信託官司 羅老太提出上訴

  鷹君集團家族爭產案經過大半年審訊,集團創辦人羅鷹石的遺孀「羅老太」羅杜莉君上月被判敗訴,滙豐國際信託維持家族信託受託人身份。羅老太本周二透過律師向法庭呈交上訴通知書,趕及在二十八日上訴期限內提出上訴,並以十大理據要求推翻原審裁決或安排重審。已踏入期頤之年的羅老太昨天透過公關指心情不好,對上訴不欲多言,僅多謝傳媒關心。律師預料上訴聆訊需時四天。

  原告一方在上訴通知書質疑,原審法官陳嘉信在處理本案十個議題上,包括羅氏家族信託的成立目的、羅老太三子羅嘉瑞增持鷹君股份的威脅、滙豐與羅嘉瑞的利益衝突等,運用錯誤的法律原則或作出錯誤的事實裁斷。

  陳官裁定,由於羅氏家族信託在帳面上是全權代管信託,滙豐在信託管理上有最終話事權,但羅老太錯誤地相信自己可指示滙豐行事,包括增持鷹君股份和分發信託資產。

  原告一方認為,受託人只能在委託資產目的範圍內行使權利,並須盡力履行委託人的意願。羅老太與先夫自家族信託成立以來一直給予滙豐指示,亦只有他們注資入信託,他們在法律上無疑是家族信託的委託人。兩老欲家族信託「長揸」鷹君的意願,促使他們於一九八八年成立信託。陳官錯誤地裁定,羅老太與先夫的主觀意願與信託目的無關,即滙豐無義務跟從兩老指示。

  對於羅嘉瑞增持鷹君,陳官認為羅嘉瑞不但無構成威脅,反而鞏固羅家在鷹君的控制權,也是出於鷹君的利益,原告方的批評並不公允。

  原告一方反駁,陳官錯誤地切入了羅嘉瑞的觀點,無考慮他與滙豐在鷹君管理上意見有很大分歧的可能性,他亦可與其他人聯手壓過滙豐,控制鷹君董事局。另外,陳官完全無考慮羅嘉瑞拒絕支持母親增持鷹君的原因,便接納羅嘉瑞無意威脅滙豐在鷹君的地位,其裁斷並不安全穩妥。

  羅老太原要求法庭頒令撤換羅氏家族信託受託人公司,並要求滙豐交代帳目和賠償,但兩項申索均被陳官駁回。外界一直視今次訴訟是羅嘉瑞與羅老太孻子羅啟瑞的爭產戰,惟後者一直否認爭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