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抄襲」定義不清 城大教授上訴

  香港城市大學電子工程學系講座教授陳忍昌於一三年在研究計劃書中,因圖像沒標明出處而被指抄襲,並於一五年被裁定抄襲,遭禁止申請研究資助兩年,陳不滿並入稟高院提司法覆核。案件昨於高院合併聆訊,辯方指被裁定抄襲一事對陳身為教授的聲譽造成永久性損害,「抄襲」定義亦欠清晰,冀法官撤回懲罰及抄襲的指控。法官需時考慮並將擇日頒下判詞。

  代表陳忍昌的辯方律師指出,研究資助局於案發當年並沒有任何關於抄襲事宜的清晰定義,每間大學對「抄襲」的指引均有不同,某些大學可能要證實抄襲必須是有意圖才成立,而本案就像沒有定義甚麼是錯便指控陳犯錯,有關調查亦存在程序上的不公義。辯方又指,陳忍昌教授只是一時疏忽並不是故意抄襲,故不應被指違反學術性誠信。

  辯方指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研究資助局在駁回陳教授上訴後,即二○一七年八月才在指引中增加對「抄襲」的定義,內文指無論有沒有意圖的抄襲亦歸為抄襲,但事件發生當時並沒有任何有關「抄襲」的定義,對陳嚴重不公。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