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多角度資料來源老師正反觀點教通識

  新高中通識科的爭議,再度因反修例風波而掀起。有議員、前高官先後將通識科與學生參與社運扯上關係,教育局及後回應,無實據證明該科令學生變得激進。《星島日報》訪問多名前線通識科老師,探討課堂討論社會議題的實況,有老師指,課堂上有學生就政治事件問及個人意見時,會運用多個資料來源的新聞報章,甚至直接出題,讓學生用文字分析正反兩面的觀點。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上月底發表諮詢文件,建議通識科維持必修必考,但「獨立專題探究」則改為選修。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批評教育局不檢討課程,更指反修例事件上,問題出於中學通識科沒教好學生品德;前特首董建華則認為,在其任內推動的通識教育是「徹底失敗」,並指是導致年輕人出現問題的原因,提出必須改革。但教育局及後回應指,暫無實際證據顯示該科令學生變得激進。

  曾任教通識科的佛教善德英文中學校長何滿添指出,新高中通識科開辦至今,其課程評估指引幾乎不變,不論考題涉及社會政治議題與否,均要求學生展示明辨慎思的能力,「答題時學生須從『政經社文環』等角度,分析不同持份者的影響,列出可行的解決辦法。」

避免堂上講出個人政見

  何滿添直言,學校及老師均希望學生在文憑試中考獲高分,故面對具爭議的社會政治參與議題,教師必定會想辦法協助學生展現多角度思考,以符合考評局的要求。年資七年的通識科老師陳曦彤亦認為,近年通識科已轉向技能為本的教學方向,不少老師教授某單元時,會建立一套教學框架,以便學生將其思考方式,套用到另一單元議題上。他舉例指,「公共衞生」的濫用抗生素議題,亦可與全球化、今日香港的生活素質有關。   新高中通識科開辦近十年,外界一直認為課程範圍廣泛,學生編製教材自由度高,憂慮教師從中灌輸個人政見。陳曦彤指出,該校目前使用的校本教材,並非由個別老師編製,而是由整個科組團隊合力製作,故難以在教材內容中加入個人政治取向,「但大部份學校仍使用出版社編製的教科書,其內容並不如其他科目已獲教育局審批。」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劉錦輝亦稱,通識科六大單元中,只有「今日香港」單元涉及社會政治議題,「二百五十小時的課時中,扣減了『獨立專題探究』的部份,法治及政治部份,只佔六分一時間。」他稱,通識科並非時事新聞台,故按照教科書的經典範例,讓學生溫故知新,涉及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的主題亦然,「以保留皇后碼頭事件為例,我會先帶領學生認識了解,市民當時有何渠道表達意見,政府又如何回應,並比較不同社會政治參與的渠道及方式。」

  任教通識十年的楊老師表示,通識科不時涉及政治相關的議題,例如公民抗命、功能組別、貧富懸殊等關鍵字,早已納入課程指引中,故須按相關清單,讓學生明白各詞彙的概念。他分享其教學經驗時指,每堂都會先播放數段新聞片段,再讓學生各抒己見,找出自己的立場及理據,「完成討論後,我會再向學生補充學者的見解,並引用一些理論,期望學生通過分析後,對事件有另一種看法。」

  處理上月發生的反修例遊行示威等突發事件,陳曦彤認為,通識科普遍難騰出課時,故傾向引用新聞資料,並整合成資料回應議題,讓學生用文字分析作答,「本身的課程內容已經很緊密,基於時間成本考慮,大部份老師都會直接出題。」入行兩年的馮老師指出,雖然其任教的學校主要以教科書輔助教學,但通識科老師亦會自備教材,包括多份報章的新聞內容,冀望學生分析資料時,了解不同立場及觀點,分析事件成因、影響及持份者衝突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