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婚嫁奢侈成風內地整治鋪張浪費

  據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婚嫁之中,男方送禮金、女方陪嫁妝,本是承傳古代的民間禮儀,但近年內地農村因為男多女少,辦喜事出現攀比之風,豪華婚禮連同禮金動輒花費數十萬元(人民幣,下同),有農民因為兒子結婚花光一生積蓄,甚至借下巨債。為遏制「因婚致貧」現象,國務院今年初發佈文件,要整治農村不良的辦喜事風氣。近日再有官員重申,面對「天價彩禮」歪風,制定村規民約,建立自治組織去解決。

  根據內地其中一項習俗,男方在婚約初定時,須向女方贈送禮金禮物,稱為彩禮,但近年農村受到奢華攀比之風影響,本屬禮儀的彩禮日漸變質,甚至有女方家長不理男方家庭是否承受得起,索取禮金和金銀首飾之外,新屋新車更是缺一不可。

  天價禮金過去主要出現在甘肅、寧夏、陝西山區,近年已伸延至河南、河北的農村,男方付出禮金一般由幾萬至二十多萬元,大批年輕人因無力負擔而要由父母出面借債,致債台高築。有村民慨歎,過往變窮主要是因為大病、賭博,或者吸毒,現在就是兒子結婚。

  禮金愈來愈高,其中一個原因是農村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由於幾千年來男尊女卑觀念,在農村出生的女嬰很多時「被夭折」或售予人口販子,導致男性比女性大約多兩成,重男輕女尤其嚴重的山區,到適婚年齡,男比女多現象便十分明顯。

禮金佔男家收入十倍以上

  據《東周刊》報道,農民嫁女要求大筆禮金,亦因為女兒是家庭生產力之一,不甘白白送人,如果家中有兒子,更要為兒子日後結婚可能被苛索禮金而早作準備。有農民說:「上世紀八十年代,在農村辦一場婚禮,男方要付出的禮金是家庭年收入大約兩倍,但時至今日,有些地方的禮金已漲價至年收入十倍以上。」

  河南駐馬店一條村落,一對相戀六年並談婚論嫁的情侶,女方家長一直不同意女兒與男方家長見面,理由是「彩禮沒備齊」,他們要求的禮金是四十萬元,還要在市區購買一層樓,寫上二人名字。江西一位年邁父親,為了籌措兒子的彩禮,四年來沒有回家過年,他說:「女家要求彩禮五十多萬元,新年假期開工會有三倍工資,寧願不回家過年也得掙錢為兒子娶媳婦。」

  國務院今年二月十九日發佈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特別提到要「對婚喪陋習、天價彩禮、孝道式微、老無所養等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這是「天價彩禮」首次明確出現在中央一號文件,說明中央高度關注這一問題。

  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日前也在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重申,要遏制天價彩禮等不良現象,「去年農村常住人口五億六千萬,較二十多年前的高峰期減少三億,但農村種種變革中,傳統價值觀念亦不斷遭到衝擊,並確實存在『因婚致貧』現象。」

法定「人情」 非親屬不許過百

  他指出,當局會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反對天價彩禮、鋪張浪費,農民需要在充份協商的基礎上制定出村規民約,建立村莊自治組織去解決問題。

  各地政府為控制天價彩禮,紛紛想方設法。河南蘭考縣一度規定,訂婚禮金不能超過二萬元,索取過多者交公安機關調查,嚴重者以販賣人口或詐騙論處。惟因招數過辣,惹起民眾群起反對,當局最終撤回方案。

  浙江省麗水市早前也宣佈,規定非親屬人士的「人情」不可超過一百元,婚嫁雙方如合辦婚宴,宴席桌數不可超過三十桌,單方舉辦不可超過二十桌;此外,連婚嫁車隊都有限制,當中通過城鄉道路的車輛不可超過六輛,花籃、花匾總數不可超過十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