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類普查證生態價值 佘國豪決心守護海洋

  「我們對海洋的認識,比起宇宙還要少。」BLOOM香港海洋保育項目總幹事佘國豪深知,海底下的寶藏一直被忽略,昔日跟公眾談及海洋,不少人總會想起海鮮,讓他這位海洋保育者倍覺無奈。作為土生土長的港人,他自覺有責任守護這片大海,故過去五年找義工幫忙進行「魚口普查」,用數據證明海岸生態價值。

  香港海岸位處南中國海,佔幅不過百分之零點零五,卻擁有南海超過兩成六的海洋生物資源,這個數字令佘國豪引以為傲,惟國際上的海洋生物研究員對這片汪海的認識不多。「香港海洋一直被忽略,昔日我們是漁村,如今無人理會,各國投放大量資源探索太空,但很少人有興趣研究海洋,難怪我們對海洋的認識,比起宇宙還要少。」

  佘國豪一四年展開「114°E香港珊瑚魚調查」,過去五年,他跟逾百名潛水員義工於東面海域五十多處點算魚類,記錄了近四百個珊瑚魚品種,當中二十二個品種從未有在港記錄,另有三個今年新發現,蒐集的資料已上載其調查網站,提供公眾查閱。

  在港進行海洋生物研究,佘國豪遇到的困難不少,他試過於碼頭附近被釣魚者以粗口「問候」,研究團隊被指趕走魚群。由於在港進行海洋生物研究,死魚多過見活物,他們一直難以獲得本地贊助或研究基金,須靠申請國際研究經費支持其工作;他認為,港人冷待海洋的心態,是BLOOM推展海洋保育工作步履維艱的原因。

  「有人問我哪款三文魚最好吃,他們不覺得要保護海洋生物。」佘國豪一臉無奈地說,他從事海洋生物研究十年,早年進行公眾教育講座時,港人對海洋的第一印象確實離不開吃,「香港輸入東南亞有五成海味雜貨,我們是個很大的集散地,故以往做研究我亦從此處着手。」

倡增海岸保護區

  本港四成陸地為郊野公園,海岸保護區則少於百分之二點五,佘國豪一直堅信,此數字有必要增加:「潛水找尋魚類如搜捕精靈,你永遠不知當日遇到哪種魚……有些早年到訪的地方,如今已經再無大魚了。」

  為減港人食用魚翅,佘國豪去跟酒店協會解釋魚翅貿易的問題,近期又協助香港海關跟外國大學合作,研究魚翅基因快速檢測儀,防止非法入口來自瀕危鯊魚的魚翅。

  近年向魚翅說不的行動漸見成效,港人對割鯊取翅的認知漸增,讓他尤其感觸,「早年我一家人上酒家吃飯說取消魚翅,稱我們對魚翅敏感,才會不被游說吃翅,如今酒家經理明白是為了環保。」

教育大眾「揀魚擇食」

  帶着研究員的身份,佘國豪跟漁民及海味商有傾有講,漁民最熟悉海洋,帶他尋訪魚類出沒地,海味商亦跟其分享來貨情況,「我們不是反對所有買賣,而是主張『揀魚擇食』,鼓勵市民購買環保海鮮。」

  這些年,佘國豪見證港人對大海的看法有改變,如今以「海鮮」代表大海的人漸漸減少,他展望下個十年,希望更多公眾人士參與保育,「我希望人們能夠明白魚不止是食物,更是動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