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金融風暴「打大鱷」 「橋王」陳德霖卸下重擔

  據最近一期《東周刊》報道,金管局開國功臣陳德霖榮休!當了十年總裁,陳德霖的名字,跟他十年如一日的髮型一樣,穩打穩紮!跟「金融沙皇」任志剛的霸氣作風相比,陳德霖較內斂、低調,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政府以千億元入市「打大鱷」,有份執行行動的正是陳德霖;及後當局成立盈富基金出售港股,也是由他主導。

  據《東周刊報道》當過金融體系一哥,陳德霖從政運也強,曾是前特首曾蔭權器重的幕僚,一手推動擴大政治任命官員。今年九月三十日,這位金管局「橋王」終放下千噸重擔。

  也許是無官一身輕,日前出席母校中文大學為校友專設的分享講座時,陳德霖講番夠本,輕鬆分享大半生打工皇帝生涯,大呻在公營機構工作難,直言在私人公司打工只看業績,但當金管局總裁卻要面對立法會政治,「賺二千六百億元沒人記得,有一年蝕錢,就被人不斷鬧!」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唸社會學出身的他,對金融最初並不通曉,他不懂就學,去問,不斷嘗試,從錯誤中學習,終練成一代金融界「橋王」。

  除在特首辦工作的兩年,六十五歲的陳德霖,「命水」大半生同大額錢銀有關。他在金管局內出名「橋」多,局內「三大發明」包括盈富基金、通脹掛鈎債券及安老按揭,都有陳的手筆。

  七六年畢業於中大崇基學院社會學系,陳德霖加入政府當政務主任,九一年開始與金融結下不解緣,當時出任外匯基金管理局副局長,與任志剛成立金管局,○九年出任金管局總裁,今年才退休。

  回想多年在金管局的工作,陳德霖認為自己沒有特別大的錯判,一直戰戰兢兢,但坦言掌管公營機構比私人公司困難。「任職私人公司,你是總裁便向董事局負責,董事局便向股東負責,要求一般是合理盈利,例如你負責十個投資項目,雖然有四個虧損,但有六個賺錢,你便可讓老闆滿意,得到獎金。」

「賺錢是應該 蝕錢便被鬧」

  金管局總裁要面對的卻是立法會,「我們賺二千六百幾億,所有銀行加上來都沒這麼多錢賺,但大家不會留意我們在財務回報有超級好表現,覺得賺錢是應該,反而有一年蝕錢便被鬧,鬧我們蝕二十億可以讓老人家增加多少個牀位,鬧我們收這麼多人工竟然蝕錢。有次我在立法會忍不住說,如果你知道有哪個經紀可以只賺不蝕,一定要介紹給我,我馬上聘請他。」

  陳德霖對九八年入市打大鱷一役仍記憶猶新,形容入市是沒有選擇。他坦言當時最大劣勢是「我們在明,他們在暗」,雖然當年八月底在十個交易日以一千多億元救市,成功將恒生指數推至七千多點,但對沖基金在期貨市場並未撤退,促使大鱷潰敗的是俄羅斯對國債違約,令他們失去了槓桿力量,血本無歸,惟有斬倉。「是否全靠我們入市才打退大鱷呢,客觀上講不是,但我們當年不會預計到俄羅斯會違約,如果我們沒入市,可能金融系統已崩潰。」

  談及人生交叉點的應對之道,陳德霖認為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例如九十年代樓市急升,買不到樓的人有些選擇去旅行消費,有的則選擇儲錢靜待時機,結果○三年樓價跌至低點,太古城呎價三千多元,能夠買到樓的就是有儲錢那一群。他又認為,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放棄一定會失敗。他又說:「志向可以大,但不要眼高手低。你可以有很高志向,但不要忘記做好目前手上的事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