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筆列攻擊性武器 官改控罪少年罪成

  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宗正式受審的案件,涉一名十六歲男童,昨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少年庭裁決。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認為被告稱所持「雨傘爛咗」作開脫藉口,明顯是蓄意改裝,而其雷射筆難以造成傷害,但不能改變被告以其傷害警方的意圖,最終修訂控罪,裁定一項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及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罪成。但考慮到辯方呈上立會議員朱凱廸、鄺俊宇、陳日君樞機等的求情信,押後至本月二十五日判刑。

  蘇官引用《裁判官條例第二十七條》,指如控罪有缺憾、證供與控罪不符時,裁判官有責任修訂控罪,即將首項控罪中的「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改為「攻擊性武器」。

  就讀中三的少年被控在《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十七條》下一項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九月二十一日在屯門站公共交通交匯處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支發出綠色強光的雷射筆。他同被控在《公安條例第三十三條》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同日同地管有長八十厘米經改裝的長傘、長五十五厘米的行山杖。首項控罪修訂前後最高刑罰同樣為罰款五千元或監禁兩年;後者刑罰則為監禁三年、判入勞教所、更生中心或教導所。

  被告繼續否認兩項控罪,審訊毋須重開。蘇官認為兩名警員的證供均為誠實、可靠,被告屬自願回答警員查問,承認出現在該處的目的是參與遊行。蘇官認為雷射筆本身不是攻擊性武器,但考慮現場因素,「如只是身處和平示威中,毋須帶備雷射筆或其他涉案裝備。」

  蘇官形容被告砌詞開脫,「若然雨傘爛咗,為何不立即拋棄,反而要將行山杖藏在雨傘內?」加上雨傘經改裝露出四十七厘米的傘柄,被告能躲於傘後攻擊警方,使攻擊範圍增加。

  被告聞判後落淚,其代表大狀呈上七封求情信,透露被告患有讀寫障礙,因此事使其七旬老父操勞,已深感後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