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與變異細胞鬥快攻破癌魔「金鐘罩」

  電視劇中,醫生是對抗病魔的主角,現實中的醫療戰場,參戰的不止醫生護士,還有在實驗室默默鑽研病理的生物醫學專家。據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披上實驗袍打抗癌仗的,是年約四十歲的港大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馬桂宜。

  氣質溫文的她真正「好打得」!早前憑發現肝癌幹細胞能夠釋出蛋白質令癌細胞具抗藥性,研發出令這些蛋白質失效的藥物,成功奪得專利之餘,更獲頒「裘槎前瞻科研大獎」,獎金高達五百萬元。據《東周刊》報道,不亮一刀一劍,卻攻破癌魔的「金鐘罩」,馬桂宜近日獲羅致為香港青年科學院三十一名創院院士之一。

  從體弱多病的學生到成為優秀年輕科學家,全因中學時目睹婆婆和公公先後患癌離世,死前痛到叫救命的一幕,令她決心跟癌魔勢不兩立,「癌症很聰明,有時會走得比我們快,跟癌細胞變異鬥快,是挑戰!」

  科學家給人印象總是戴上厚眼鏡、整天埋首做實驗的書呆子,爽朗貌美的馬桂宜,可說一洗這個刻板印象。她在六歲隨家人從香港移民加拿大,一直到讀完碩士學位才回流香港。

  馬桂宜並不是從小立志做科學家,她跟不少香港大學生一樣,讀書時看不清自己想做甚麼,「最不想從商,大學時上過經濟課,完全不感興趣。」有趣的是,她父母從商,姊姊曾做銀行,妹妹也曾做商業有關工作,「只有我比較另類。」

曾睹親人患癌痛苦離世

  直到大學三年級,她都在摸索自己的興趣,試過修讀藥劑師,曾在廣華醫院實習,但她感到悶,不符她個性;最後選擇了研究癌症,與她祖父母的經歷有關。

  馬桂宜的爺爺在她出世前已因食道癌過身,婆婆和公公在她中學時先後因肺癌和肝癌離世,在她二十多歲時,嫲嫲也因為肝癌病逝。她決定在實驗室研究癌症,最初是研究前列腺癌,回港後才開始研究肝癌。

  ○三年,她完成卑詩大學(加拿大)病理學和實驗室醫學碩士學位後回流香港,與家人一同生活。誰料剛回來就爆發沙士,還令她辭去香港的第一份工作。

  「當時在中大做助理研究員,在威爾斯醫院工作,做了兩個星期,就發生了8A病房事件,家人勸我不要搵命搏,所以離開了。」她透露肺部自小已有毛病,更曾在結婚後試過因為太忙而爆肺吐血,倘當日她留在威院,可能會首當其衝感染惡疾。

  馬桂宜其後到港大讀博士,「不知道香港的研究發展是怎樣,這時遇到很好的教授,指導我研究肝癌幹細胞。」這研究,她一做便十多年。

挫敗中前進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科學家總在挫敗中前進,馬桂宜也不例外,「不是你所想的每一個假設都會正確,一定會有沮喪時候,有時假設錯了,要通過很多次實驗才能確定,會令人感到厭倦。」

  若不是父母回流香港,馬桂宜可能留在加拿大發展,她形容加拿大有很多生物科技公司,科學家有很多出路,在香港則只能在幾所大學謀生計;但過去十多年政府變得更重視科學研究,研發資金增加,將來大灣區發展可以讓香港科研有更多機遇。但她直言有一點至今仍未改善,就是預訂物資。

  近年馬桂宜多了一個新使命,就是向香港學生推介科學普及。

  馬桂宜很了解癌症,但她不會為了防癌,而改變生活習慣,以免生活變得枯燥乏味。也許,豁達樂觀的態度才是最好的防癌藥:「不喜歡擔心一些自己控制不到的事物,不要多想,會開心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