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停擺阻科研 教授歎落後難追回

  社會持續動盪,示威戰線更蔓延至大學校園內,各大學紛紛宣佈停課或結束學期,是繼○三年沙士後,大專學界最大規模的一次停課。雖然導師可轉為網上授課及更改考試模式,對理論科目影響不大,但有教授指,須重新釐定考評模式,甚至有機會明年才補考,為此感到「頭痕」。

        有教授稱,停課對理論科目的影響相對輕微,仍可適度調節。教授中藥理論的浸大中醫藥學院教授陳虎彪指,他的課程內容多已上載,亦均教授完畢,加上學生不需回校實習,處理相對輕鬆。

  今學期教授體康場地管理的浸大體育學系教授鍾伯光則指,按原定學習進度,學生應準備課堂小組匯報,約佔總分百分之十。惟隨着課堂取消,唯有要求學生將簡報網上呈交,再將分數按比例調整。

  雖然取消學生課堂匯報,仍可調節分數比例以完成評核,但港大地理系副教授吳祖南則感到可惜。他教授高年級的中國環境政策及環境管理等科目,涉及深奧理論,原本打算大致完成授課後,與學生藉公開匯報進行小組討論加深認識。停課通知一出後,他曾接到建議,改為個別以通訊軟件交功課,但他認為課堂匯報經驗彌足珍貴。而中大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竟明稱,不少理科科目在學期內會安排多次評核,到學期的最後兩星期「基本上十個實驗已完成八個」,試場考試亦可用交報告代替,所以問題不大。

  相比之下,需要持續研究的學科,大學停擺的影響則十分明顯。被稱為「沙士英雄」之一的中大生物醫學學院教授徐國榮,他正帶領多名外地博士生進行研究。他指,生物醫學科研是「每一秒都在鬥快」,本來已經為研究團隊排好日程,亦安排了海外考察,礙於時勢影響,學生撤離校園,研究被逼暫停,他痛心損失難以彌補,「一旦研究成果被他人搶先發佈,這些學生想出國深造可能更難了。」

  徐國榮續稱,生物醫藥科研須持續進行,一旦中斷,變相進程大落後,「餵八星期白老鼠,到第六周停了,之後不能貿然重啟,要從頭來過。至少都需要三至六個月。」所以他不諱言,即使中大上周情況混亂,他也冒險返校處理保存中的組織樣本。分秒必爭的除了科研項目,還有醫護學生的課堂進度。

  中大眼科及視覺學系助理教授任卓昇有份教授高年級醫科生,他表示雖然學生主要在醫院內上課,遠離中大本部校園,但上周交通狀況惡劣,亦影響學生的臨牀學習。他稱學生會分組,按時在醫院內觀摩不同專科的臨牀案例,醫科生學習緊湊,一旦進度受影響,亦需多花工夫安排後補,笑言醫科生難以承擔「停課」成本。

  正在實習的中大護理學系朱同學稱,上周學院受局勢環境影響,緊急宣佈暫停約一星期的實習,但隨着吐露港路面逐漸解封,學院隨即宣佈實習照舊。她指實習須由學院及醫院共同磋商,認為一旦暫停,補足時間上較難安排。

  理大護理學系劉同學則將於十二月中開始實習,雖然學院聲稱現時實習安排依舊,但她亦有輕微擔心實習進度一旦落後,有機會影響畢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