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邊人

  記者訪問一對感情深厚的夫婦,太太說,最初結婚的時候,不習慣枕邊人的鼻鼾聲,幾乎每晚睡不着。後來習慣了在「雷鳴」聲中入睡,如果先生不在家,晚上睡覺時環境太安靜,反而睡不着。

  這是伴侶之間為遷就另一個人,「夾硬」改變自己的絕佳例子。類似的經歷,許多人都可以數出一大堆。有的人不習慣被人枕著手臂睡覺,最初時手臂會痠痛、麻木,天長日久,某一天手臂不被人當作枕頭,輕飄飄、空蕩蕩,反而不習慣。

  我睡覺的時候,喜歡全黑、無聲環境,所有的窗都拉上遮光布,熄掉所有發光物及發出聲音的物件,關掉電視機,手機放在睡房外。枕邊人剛好相反,喜歡開着燈睡覺,而且要開着電視機,手機放在牀頭,每隔幾分鐘收到信息,叮咚聲不絕。

  我們是兩個極端。

  對某些人來說,甚麼也看不到、聽不到的環境充滿了不可控制的因素,沒有安全感。根本無法放鬆下來。可是對我來說,光線和聲音都極度滋擾,令我不能進入睡眠狀態。

  有一段時間,我買了一盞小夜燈,有一點點燈光,從近地腳線位置發出。可我還是睡不着。我忘了我們用了多少時間去磨合,現在的睡眠環境是︰全黑、關掉電視機,但兩個人的手機都放在牀頭,時時聽到叮咚聲。睡房外收音機長開,確保永遠有聲音。

  半夜醒來,有時會聽到不知名的歌聲從睡房外傳來,我換一個姿勢,再度陷入夢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