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是為了治癒】A nice place to 一間以留白作概念的共享文藝小店

A nice place to 後面刻意留白是為了留空,以創造更多的可能性,亦都歡迎任何人在a nice place to後面填上他們的想法,讓a nice place to 成為一個由大家去創造的地方。 而令a nice place to創辦人浩然和嬌嬌最治癒的是這裏可以在香港留一點白,去實現一切。

【不斷幻變的無限可能】

a nice place to其實不斷在幻變。一開始的時候,a nice place to 單純是浩然和嬌嬌兩夫婦在觀塘擁有的工作室,用作丈夫浩然他攝影工作的用途,但後來作為手作人的嬌嬌便提議不如將這間工作室作更多用途,在週末的時間分享給其他手作人去作市集,讓他們可以擺賣作品去維持他們的生活。 在2018年,他們發現銅鑼灣恩平十七這個地方,便在這裡開立a nice place to的零售店「恩平十七」,將原本的工作室及只有週末開放的市集形式轉換成一間平日都會開店的零售店,進一步實踐a nice place to的理念。而即將a nice place to 又離開恩平十七,搬遷至其他地方接觸新的客眾以拼發出更多可能性。

「a nice place to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創造的空間,在過程中不斷遇到一些同路人,或者就算不是同路人他們都會有很多想法去衝擊我們,作為我們的推動力,將自己和大家想創造的事,在a nice place to一一實踐出來。」

【只為在香港留一片可發夢的地方】

當問到a nice place to 空間的創立是不是為了填補香港的缺失,浩然便說:「不敢說a nice place to是要為香港文藝發展去作什麼,純粹只是發夢的性質,因為香港人最欠缺的是發夢的空間。香港人往往都會有很多計算,例如開這間店賺不賺到錢。另外我的一些藝文朋友亦很多時候都會因為香港的租金和地方,令到他們難以維持他們的創作生活,甚至要放棄。所以 a nice place to 的創立就是為了打破租金很貴、欠缺地方這些令香港人卻步去發夢的因數,將一個空間分享給不同的人擺賣或者開立workshop,將成本以共享的方式降低, 讓夢想有機會實現。」

【a nice place to ...分享】

如果要在a nice place to後面加一個字,浩然認為是「分享」,他希望在a nice place to可以分享他們自己的想法,或者歡迎有想法的人來分享,所以a nice place to 更是一個重視人與人溝通的地方。 在過往,a nice place to 見證著很多人與人交流碰撞的可能性,例如曾經有一個已退休的公務員,他之前是文藝工作者,但做的工作比較呆板規律而沒有機會實踐自己的文藝理想,當他來到a nice place to的時候,可以和現在一代年輕人或新晉的藝術家有更多想法的交流,分享他自己一些才華和見得,拼發出更多新想法 。

【最治癒是......】

「最治癒是竟然可以在香港這個地方,甚至乎銅鑼灣這麼繁忙的地區留一點白,開a nice place to,真的瘋狂得來又治癒。」浩然提到每當走進a nice place to,雖然好像很空蕩,沒有塞滿了商品,但就是a nice place to這種留白讓他難得在香港這樣密集繁忙的城市放空,讓思想心靈休息。另外每次a nice place to舉辦任何活動,很多朋友都會不計較來支持他們,這點令他感覺到治癒,「證明香港還有很多很有心的人。」

而嬌嬌則表示最治癒莫過於可和丈夫一起開a nice place to去築起兩小口的夢。另外見到一些本地的手作人和文藝工作者可藉a nice place to去展示自己的作品,讓他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他們在做甚麼,亦是令她感到最治癒,「因為很多時候他們是freelancer,沒有一個實體的職業,他們的家人往往不知道他們在做甚麼,但每次他們在a nice place to擺賣或展覽時,他們的家人就會看到和了解他們的工作,讓手作人都可以得到家人的支持,在追夢的路上沒有這麼孤單。」

文:Lanita 圖:黃頌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