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絲馬跡——谷中一千快到失控

  不知由那時開始,谷草一千米的中段段速可以快至二十一秒以下,又不知那時開始,個別場次可以快至二十秒頭。這種放馬的方法,不但令馬匹無法回氣,緊跟隨其後的馬亦無時間回氣,結果就被後上馬得勝。好像剛過去的周三夜馬,「海之濤」在吳嘉晉胯下好像跑至失控般,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跑法,一再於最短途賽事出現,那些必定以跟前角逐的對手,隨時在綁手綁腳下敗走,多麼不值。

  當然仍有華將發揮出色的,好像梁家俊剛戰執死雞贏「騰龍超影」(小圖),入直路後稍稍移離欄位追趕,望空下力拼到最後一步險勝短馬頭位,但跟隨在內欄位置的「叫關健康」,明明可以在入直路時順勢移出一疊從而一股作氣,卻刻意轉入內欄而衝得不順,結果飲恨而回,一場可能有機會贏馬的賽事,就是一個決定而流走,除了不值,還有甚麼可以形容呢?

  香港打吡大賽臨近,但根據一些馬友說,宣傳未像上季般鋪天蓋地,是否因為香港打吡大賽未開放給外地馬參加,結果本身已納入「藍冊」的香港,打吡大賽未能成為級際賽,又不是標準班次的賽事,馬會就改用「條件限制賽」,令不少馬迷覺得賽事層次下降?當然,知道問題在那裏的話,便明白這場打吡大賽的水準仍然沒有分別,不用太過擔心,「佳龍駒」挾首兩關盟主而臨,當然成為擂台躉,抽排檔位已先贏一仗下,能否成為四歲三冠王,拭目以待!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