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小時了了 大未必佳

  明天澳洲跑金拖鞋大賽,是兩歲馬角逐千二米,是秋季嘉年華的重點賽事,港馬會也會播放及受注。但老張處之泰然,只會下注十元保持看電視的興趣。因為我基本上不認同將一匹兩歲馬谷盡跑大賽的。

  於三百年的現代賽馬史,應否派兩歲馬競賽有不斷爭論,少數人士認為基於保育理由,兩歲馬根本不應作賽,所有馬要留到三歲才可上陣,但二三百年前已有兩歲馬跑,很難開倒車了。較為中性是兩歲馬可作賽,但不宜太重視,即不可設高獎金於兩歲馬賽事,可是澳洲於廿世紀後半是變本加厲,與世界背馳,大力推動兩歲馬賽事,設金拖鞋、銀拖鞋及藍鑽石錦標等短途賽事,由兩歲馬角逐。於是出現了澳洲馬匹極度早熟而里程不長,不少馬於四歲已開始老退之畸形現象,直到九十年代才有北半球公馬大量南下配種,澳洲馬才較正常不太早熟。

  兩歲馬賽事性質與世青盃足球及青少棒球一樣,都可以存在而不宜太倚重,於美國而言,棒球水平最高,但從不對少年人壓迫訓練,反而台灣之少棒出色,但絕少可以成才。於世青盃大放異采的足球明星,平均每十位只有一位可扶搖直上,且一定是球王如美斯及費高,其他成年後都是極平凡的球員。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