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講‧吳知——歸園田居

  已在雜誌預告了我將離開賽馬傳媒,迎接另一個新階段。不過也非完全歸隱,但將預留更多時間和空間去享受賽馬和人生。趕騷、趕稿,只爭朝夕的生活,還是留給有幹勁的年輕一代。

  第一階段是二○一○年放棄了現場走位旁述,以及在墨爾本盃一百五十周年之日越洋直播正式掛咪。之後再於公職和義務工作崗位服務七年,包括擔任過馬主協會會長,以及殘疾人奧委會執行委員。正式完全放下三十年來的工作,以自由身的身份馳騁世界馬壇兼做自己想做的事,如今是時候了。

  我不再在賽馬節目出鏡及不再撰寫賽馬稿件,不代表離開馬圈,以後你們依然會在賽馬日見到我在馬場(如我在港的話),有時更會擔任名譽或義務崗位。自己在寰宇賽馬上的投資只會有增無減,而賽馬雜誌的股權及主席之位絲毫無變,只是會退下前線,日理萬機的社長工作將由三位同事分擔。

  至於下周的書展,有「佳龍駒」及「友瑩格」兩本馬王紀念集出版,也有我撰寫的最後一本《吳嵩自購馬及自購新馬年刊》,將是我最後一次以傳媒身份出席,到時見。

吳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