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翻身還須睇造化

  理論上,剛過去馬季賽事多了,練馬師人數因胡森、孫達志散倉但無人即時補上而少了兩位,每位倉主要贏夠十六場頭馬達至馬會要求,難度當比起往季的十五場還低了一點。結果卻是鄭俊偉要遲至煞科日才憑「仁仁友福」多添一W湊夠數,而吳定強與告達理則各只贏了八場頭馬,同改寫了千禧年後包尾倉主的新低成績!反而在練馬師榜的另一極端,蔡約翰就贏馬多達九十五場(如稍後「勁皇子」因藥被貶則是九十四場),打破了十二年前由告東尼創下的九十一W紀錄。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這說法真的從來無錯。馬場也如社會,即使機會多了,弱者能力與本錢都有限,分享不到太多好處。但馬會不是政府,倒沒有照顧弱勢的責任,只有汰弱留強提升賽事水準的宗旨,胡森、孫達志、吳定強接二連三被淘汰後,存活下來的鄭俊偉與告達理,便只能自求多福。

  不是潑兩人冷水,對於鄭俊偉與告達理而言,新馬季的路一定更加難行。事關走了一個吳定強,卻來了麥菲文與羅富全,單計死數已知惡劣。更何況俗語所云,新屎坑有三日香,猶記當年胡森開倉的一季也贏三十四場頭馬,更莫說比較新近的例子如蘇偉賢或容天鵬。

  麥菲文固然大有來頭,羅富全先後當過大摩、老蔡的副手也不會是省油的燈。走了一個只贏八場的吳定強,來了兩個躊躇滿志的新倉主隨時各數三四十W,在於鄭俊偉與告達理的處境,無疑雪上加霜。

  不過絕處逢生的例子總是有的,姚本輝當年也曾收警告信身陷谷底,靠一匹「蓮華生輝」便翻了身,鄭俊偉與告達理既曾訓練出揚威異域的「好好計」與「時尚風采」,倒非無其本事,只看日後造化。

聶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