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年鑑也如電話簿

  剛馬季是歷來為時最長的一季,遲至七月十六日才煞科,只苦了還要製作賽事年鑑的行家,雖然急急趕工,快極都要近來才可付梓,暑假短上加短矣。

  如今製作年鑑,賣書絕不會多,回到成本已不容易,故筆者很佩服仍堅持出書的行家的專業精神。據我所知,行家仍然願花時間出年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照顧一些年紀已長又不懂或不習慣用電腦的老讀者,堪稱長情。

  時代不同,今時今日,年鑑的功用的確大不如前,所以銷情亦今非昔比。時下互聯網上,單是馬會的官方網站,賽馬的資料已是應有盡有,莫說圖文並茂、數據落齊,甚至連每場賽事的影片亦盡存,側鏡直鏡慢鏡都齊備。馬迷只需按兩下滑鼠,統統一目了然,真無必要花費買本年鑑,存在家中阻地方兼封塵。但在還未有互聯網的年代,年鑑就十分有用,那時候要集齊每匹馬的賽績資料,方便查閱,除非是自己不斷的做功課儲妥,否則便要靠年鑑。

  年鑑的沒落,也如電話簿的絕迹。曾幾何時,電話公司每年出版新的電話簿,不論是住宅的、商業的,總是甚為搶手。雖然我不明白,電話簿又重又厚,真有需要會用得着的情況又不太多,何故會人人都要?莫非真是貪墊煲好用?當然,據以前的電視電影所說,電話簿還有別的用途,因毆打別人時用它來隔住,據說不留痕迹。

聶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