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少擔心有原因

  已退役的「閃爍武士」出道時,馬主田北俊對人說過,怕外間把這個馬名錯讀成「閃礫」而非「閃爍」。爍音「削」、礫音「溺」,既不同音也不同義更不同寫法,但田大少怕人讀錯愛駒名字,卻大有理由。

  事關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有首流行曲唱到街知巷聞,便是混淆了「爍」與「礫」字,但因為它實在太過流行,一傳十、十傳百,已無可能矯正過來。所說的是《霧之戀》,唱的是譚詠麟,填詞的是林敏驄,內裏一句「閃爍不停」,說的是星星不停在閃,但這三十多年來都錯為「閃礫不停」,老早深入民心,就連譚詠麟本人縱知出錯,都已不便更正。

  同樣的錯誤在譚詠麟另一首金曲《夏日寒風》亦出現,「閃爍暑天的汗水」變成「閃礫暑天的汗水」,屬林振強的詞作。另外,張學友唱陳少琪的《沉默的眼睛》,也犯同樣錯誤。

  如此看來,我便大有理由相信曾幾何時,把閃爍誤讀作「閃溺」根本是通病,不是譚詠麟、張學友、林振強、林敏驄或陳少琪任何一人獨犯的錯。因為以林振強、林敏驄與陳少琪的文字功力,不可能會不約而同地把「閃爍」錯寫成「閃礫」,但其實以「閃爍」兩字填入上述歌曲那相關的兩個音節,唱起來甚為突兀;則顯而易見,各自入詞一刻,「閃爍」在三人腦海中的讀音都是「閃溺」而非正確的「閃削」了。及後譚詠麟與張學友唱錯,也是因有同樣的讀音通病而已。

聶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