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錯不止霧之戀

  暑期撰文有時索盡枯腸,昨文既已忿開了話題講唱錯歌詞,今日繼續。譚詠麟的《霧之戀》與《夏日寒風》錯得經典,今已欲改不能。是以近來他與許冠傑的合作,在互唱對方金曲的一首Medley中,從MV畫面上的歌詞可見,亦只能將錯就錯,索性將《夏日寒風》中「閃爍暑天的汗水」改成「閃礫暑天的汗水」。但這麼一改,不知由來而單看字面,就會莫名其妙。因為中文本無「閃礫」一詞,硬要解釋便是閃亮的小石,但用石頭來形容汗水,不倫不類,反而更加不妥。

  另外有兩首歌雖不如《霧之戀》與《夏日寒風》般流行,但內裏其中一字唱錯讀音,也為我印象深刻,一為葉蒨文的《這份情》,一為側田的《Kong》。前者把「兌現」的兌,唱成「稅」而非「對」;後者把「不屑」的屑,唱成「肖」而非「舌」。這兩個小錯處,卻可肯定不因鄭國江與林夕而來,原因也容易理解。因為據知在加拿大長大的葉蒨文,根本不太懂讀中文,當年錄音是要靠別人逐隻字標明英文拼音,她才能一字一字的唱出,錯了一個「兌」字,無足奇怪。側田的情況也然,他出生在美國說慣英文,混淆了「屑」與「肖」字亦可理解。奇怪的只是錄音當時,為何監製並無察覺而已。

  中文字千千萬萬個,沒有人會識得完全,讀錯常有。就以馬名為例,久不久就有馬主用些罕見字為愛駒命名。但評馬的行家一向小心,遇有不識定先查清楚,印象中不曾鬧過笑話。

聶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