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戲難處終見識

  剛過去的周二晚上,去了欣賞葉文龍師傅搞的I-1拳賽。我是泰拳的門外漢,不懂看拳手埋牙時的門路,但看着雙方打到啪啪有聲,血汗交濺,也覺其刺激程度不遜於賽馬。

  是夜最吸引的戲碼,乃近廿年無上擂台的葉師傅親自上陣,跟比他年輕大截的現役拳手打了場表演賽,雖云非正式賽事而每回合只打分半鐘,但看着葉師傅這位前香港拳王極速修身,打來毫不錫力,不由人不五體投地。他贏得的喝采聲,比同晚任何拳手都要響亮。

  葉師傅之所以會再上擂台,只因此際其自傅式電影《金袍拳王》拍攝得如火如荼,葉師傅演回年少時的自己,拍多兩拍,於是拳癮大發。當晚拳賽打完,葉師傅還有事要忙,因為要就地通宵拍攝戲中的拳賽情節,而不少拳王級人馬亦要留步,逐一客串在戲中與葉師傅的對打場面。既有熱鬧看,我自也留了下來旁觀。

  戲我看得多了,看拍戲還是第一次,設身處地,方明白箇中苦況。尤其是拍打戲,我們看製成品時一氣呵成,拍攝時卻是零零碎碎,好不容易。單是一個中拳倒地的鏡頭,演員往往要重複十次八次,及至導演收貨為止。而為求逼真,每次卻要拳拳到肉,真累壞人。當時我邊看邊想,難怪賽馬的電影從來不多。事關拍一場賽馬,既要顧人,又要顧馬,還要因應劇情顧及衝線時的次序,有時馬匹不太聽話,再加上天氣天色總會生變,其難可想而知。

聶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