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絲馬跡——言論自由照妖鏡

  馬圈從無永遠的敵人,尤其是馬迷角度,就算在某騎師身上輸了錢,埋怨幾句便算,反正下一場他或能幫你贏錢,無必要讓怒火充斥心頭。縱然輸錢一刻可能「三字經」四起,出口毫不留情,但那怒火旨在發洩,沒有詛咒的意思。

  上周蔡副局的長子輕生,有些涼薄透頂的人卻即時「抽水」,教大之內更出現滅絕人性的大字報,甚至有議員在其社交網站發表令人髮指的言論,試問人性何在?大家政見或有不同,但連最基本的惻隱之心也沒有,還配得上談大道理嗎?如今的香港,打着言論自由便亂發意見的人太多,網上言論更加是無王管,對着鍵盤化身打手的人,連真名也不敢用,以為這樣便可安心自說自話,沒想到這更反映出他們的無能。

  言論自由其實是一面照妖鏡,在充份的自由下,一個人如何去表達自己,足以反映出其心態。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更顯露出其本性如何。道不同不相為謀,有些人我恥之與他為友,也正好藉此分道揚鑣。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