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目標——大天龍 照辦煮碗

        當看到一些馬匹報跑不合腳法的途程時,有時我們會懷疑幕後是否刻意博好分頭。不過在以陰謀論度人之前,也要看看目標人物的性格、作風,如果對方向來部署傾向明刀明槍的話,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便很有可能徒招損失。譬如何良便屬作風較正路的練馬師,捕捉何廄搏殺馬,實在不宜用太多陰謀論。

  第四場四班一二○○米。「大天龍」上季曾打疊三仗在千四米上名,表現最佳一次只是僅負於超班的「紅駿之星」,論實力起碼值五班頂。不過一連幾仗力拼而敗後,未知是否一時未能回氣,所以一度表現回落。有見及此,何良遂安排牠小休月餘,復出一仗轉爭谷草千二米,看部署似是求熱身兼抱着一試無妨的心態居多,怎料馬兒即使全程被頂在不利的三疊,末段依然交出強勁追勢打開勝門。其實「大天龍」本身性能或以中距離較合,不過因為竄勁強可應付縮程,而短途賽對手普遍較弱,所以終於找到最佳出路。

  今季,「大天龍」由四十三分起步,一連三仗都未有再跑谷草千二米,甚至也沒有報爭一再上名的千四米,就連配搭都是從未合作上名的梁家俊,減分動機頗為明顯。當評分回落至四十分可重回五班後,練者先安排馬兒小休月餘,復出即回師贏馬途程,且更是季內初次交由贏馬拍檔李寶利接手,安排與贏馬時同出一轍,只要交回上季取勝時水準,縱使再走三疊也有力坐位望贏。

仲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