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圖強項出擊

  自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開始,潘頓連續十七個賽馬日交出頭馬,可惜上周三夜馬終於「斷纜」,不過他坦言從來沒有騎師能每次賽事都贏馬,自己也不例外,所以不會太過失望,只會繼續在賽事裏拼盡爭取好成績。明日九匹座騎裏,他認為「大雄圖」和「不可說」的爭勝機會最高。

  「大雄圖」過去兩仗先後競逐國際二級賽馬會盃及國際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瓶,表現尚算不差,尤其是在香港瓶後上甚勁,只落後頭馬「高地之舞」三個多馬位跑第五,周日回師贏馬的千八米途程,潘頓說:「香港瓶向來不利主隊香港馬,但『大雄圖』卻能夠走得接近,演出較預期更佳,證明本身具頂級實力,更難得是此駒體格非特別壯碩,但硬拼過一場後,復課後操練完全正常,上月更兩度安排試閘,狀態維持甚勇。今次再攻贏馬途程,跟過去兩場所面對的對手比較,今仗的明顯較弱,冀望可以把握這次良機,贏出其在港的首場級際賽頭馬。」

  羅廄的「不可說」上場跑千二米,直路上重重受困,至終點前百多米才能望空,之後即能越過「永旺喜喜」勝出,明日此駒增程跑千四米,潘頓認為可以再捷,他說:「剛戰『不可說』贏得驚險,卻從中展示出其質素及鬥心,以其當時走勢推斷,今仗增程二百米再跑,理應更合腳法,排位後抽得八檔亦非太差,預計起步後仍可以找到遮擋,以最佳方式發揮,希望『不可說』順利再贏一場。」

同歡樂爭勝分子

  潘頓最後提到,「同歡樂」剛戰在一度出頭下被「旋風腿」擒下跑第二,但已經拋離季軍馬,所以演出其實不差,質新馬吸收過出賽經驗後,理應愈跑愈進步。明日跑千二米,關鍵是若可以克服排十二檔的不利形勢,沿途並非蝕位太多的話,將有望收復前失。

特約記者:文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