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目標——潘頓大出擊 座騎皆良才

  剛周三谷戰潘頓只有四匹座騎,看陣容已知有點燶味,結果當中較有爭勝資格的「好吉利」,在尾場偏差必定是利走中外疊之下,騎者選擇了走內欄受困,由此可見,當晚並非澳系人馬的出擊日。經過一次偃旗息鼓之後,雖然不代表今戰會即時反擊,但看潘頓的出馬陣勢,明顯遠比剛戰像樣,相信兩場頭馬只是起錶。

  第九場三班一二○○米。「良才」上季來港後至今跑了九仗,當中頭八場都是跑泥地千二和一千米直路賽,雖然取得兩亞兩季,但嚴格來說沒一場吸引筆者眼球,即使今季兩次跑泥地都是在場地不利追之下交出及格的追勢,但其實都沒太大威脅,所以上場牠初跑千四米而臨場只有十多倍,頗令我意外。結果,此駒頭六百米以比標準快近0.9秒的自殺式步速快放,但最後仍能跑回一席第六名,連季內有過千四米佳績的「勝利專家」和「鑽飾飛龍」都無法追上,演出之佳更令我意外,原來賠率偏低是有其道理。

  經過上仗在水準較高的千四米開氣後,今仗此駒縮回千二米並換了一批對手,在壓力方面會如釋重負,加上試過原來不怕沿途望空,今次早段可毋須太被動,即使沿途走外疊前置,亦有望憑級數及韌力壓倒對手。

仲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