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絲馬跡——憶恩師罰抄排位

  方俊暉、文東和筆者的共通點,除都效力《星島》和有線電視外,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我們都是畢業於同一中學,是觀塘瑪利諾書院的師兄弟。而在觀塘瑪利諾書院執掌教鞭三十載,悉數教過我們三人的林清新老師,上星期因病蒙主寵召。

  林清新老師在一九七三年起任職觀瑪,直至二○○二年退休,桃李滿門。林Sir做訓導主任多年,威而不嚴,他走過之處,學生們無一不肅立兩旁,無論多壞的學生,都會被林Sir的一個眼神震懾下來。林Sir離世後,學生在社交網站成立了悼念群組,三兩天內已一呼百應。大家一起懷緬往事,好不熱鬧,亦可見林Sir人緣之佳。

  想起往事,林Sir與我的賽馬生涯實也拉得上淵源。印象中,應是我中四時的某個排位天,午飯時間在報紙檔買了一份排位版,摺好後與皮包一起放在後褲袋回校。當日午飯後的第一堂正是由林Sir教地理,當我回到課室將皮包拿出,豈料排位版也隨之掉在地上。林Sir看到後不發一言撿了起來,叫我下課後到訓導室。本以為會遭嚴厲訓斥的我,戰戰兢兢去到訓導室時,林Sir竟是一臉慈祥地,向我說賭博容易令人迷失,之後罰我用毛筆將該次賽事的排位表抄一次,直至現在我仍深刻記得。那是一次特別多疊字馬名的賽日,更有一條三重彩是由三匹疊字馬「贏錢錢」、「心心」、「齊齊威」構成。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