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談馬事——悅裕變得合理

  第四場「鷹雄」跑完女皇盃後,匆出改負頂磅,反之今場以逸待勞的「時時精綵」,則比上次少負十二磅。筆者經常強調,大多數高班讓磅賽,狀態夠銳而負中、輕磅的馬,比高分重磅馬更值博;以「時時精綵」上仗負頂磅,遇劣勢還能入Q的表現計,今場釋重負,跑長二百絕無問題!

  第七場「悅裕」上仗初出的表現,令我明白為何韋達對牠如此上心,重視情況有如「軍」系馬搏殺前。此駒埋門在大圈、草地做齊單試、拍跳,測試眼罩,有韋達做認證,自己朝早睇亦覺馬兒有進步,相信無用錯人;這次棄千二轉爭千四,不知也不理是否韋達建議,倒覺變得合理。

子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