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目標——(眾綵花開堪折

  有說當一匹馬開始上陣之後,應以陣上表現為準,血統已無太大參考價值。筆者認為此說有其道理,但也非全對。事關血統除了可提供有關馬匹性能方面的線索之外,到底賦性是早熟或是遲熟,將影響幕後部署,換言之,某程度可反映鬥志。

  第五場四班一二○○米。「眾綵」今季插班後跑過三仗,除了首戰上名之外,近兩仗不斷變換途程落敗,三歲馬似乎仍在測試階段。不過微觀一點看,此駒首仗跑第三一役,一來只負於其後能再贏的「金鼓齊鳴」及「和平開心」,本身演出都有可觀性,二來在末段取位時令「威勝哥」嚴重受阻,看鞍上人取位時的肉緊,不似是求經驗而來。而參考血統,此駒在港的同父PPG當中,「歷險家」於三歲尾取得連捷,另「同得福」今季初以四歲之身插班即連下兩城,明顯地此父線偏向早熟,故現時三歲尾的「眾綵」其實已踏入黃金期。

  論表現,「眾綵」上仗初跑谷草千二米,因排外檔致早段處境較被動,但直路上走相對不利的場地,仍可跟在「智愛」身後一同追前而沒有被拋離,走勢絕不失禮。再者,此駒在首仗賽前已由梁家俊包辦大部分操練,可是上仗初跑谷草,卻因騎者揀騎了力拼僅敗的「金碧輝煌」而要改配郭能,對由替工操刀的敗績宜有保留。

  今仗「眾綵」續跑已試準的谷草千二米且回配熟手的梁家俊,鬥志毋須懷疑,而且有運地抽得二檔,跑法可更為主動,最重要是對手比上仗弱,早熟馬有望取得突破。

仲達

hd